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他们都没进职业圈 下





cp 江周,昊翔

5

“喂?”杜明摸出手机,“翔翔你到了没,就等你一个了。”

“叫翔哥,翔翔你妹啊。”孙翔胡乱地套上短袖,“嗯,在路上了,快到了。”

挂了孙翔的电话杜明又翻开通讯簿。

“喂?周哥吗?大家都到了,就差您和嫂子了!”

“哈哈,不着急的,按时过来就行。”

吴启吕泊远看杜明一副老道的样子不住咋舌。

“大学几年没培养出一个正人君子,反而这社会上的套路学了不少。”

方明华那边给了确切消息,说是已经在xx街口了,不出一刻钟就能到。

杜明坐在约定的地铁站口的石墩子上,天气热得很,他掀起衫子不停朝自己扇风。

“注意形象,这里人流量大,被人偷拍了就不得了了。”吴启翻了个白眼。”

杜明没理吴启,继续瘫在石墩子上,“快来拍我吧,把我推销出去让我找个好人家的姑娘!”

“你想多了,你这照片上配的一行字最多是‘猥琐小伙在s市地铁站行为不检点’,哪个姑娘能因为这个看上你?”吕泊远一针见血。

“扎铁了,老锌!”

杜明捂着心口手颤颤巍巍指着罪魁祸首吕泊远,神情俱佳,好像真的被吕泊远的言辞伤透了心。

“好了好了,快收收,别面基被人看出逗比的本质,丢脸。”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得体的男子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是‘笑歌自若’……”

看着依然捂着心口但姿势已经有些僵硬的杜明他又补充了句。

“我习惯了,没关系的。”


s市的夏天热得如同天上下火,但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们都觉得空气被凝固了,甚至还在方明华的周围看到了若有若无的冷气。

“哈罗,大家真都在了啊。”

年轻的声音打破了这层尴尬。

“我是‘无浪’。”江波涛向他们打着招呼,“这位是‘木已成舟’。”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木已成舟”身上。

“这tm不公平啊。”杜明盯着周泽楷的脸眼睛一眨不眨。

“造物主为什么要在我等人的制作上偷工减料啊?”

“哈哈,别这么说,他会不好意思的。”江波涛握住了周泽楷的手,“小周也说些什么吧。”

“嗯,大家好。”

虽说大家是第一次见面,但组队过程中对对方的脾性多多少少有了些了解,“木已成舟”人帅腼腆话不多,这线下一见果然如此。


“到了到了!不跟你说话了,挂了。”

听这声就知道是孙翔,众人看一年轻英气的小伙手拿着手机急匆匆地往这赶。

“‘横刀’,这边!”杜明向他招手。

6

队员到齐,从二次到三次的认识,谁说不是一场缘分呢?

“我是‘吴霜钩月’,叫杜明。”

“‘残忍静默’,杜明室友,吴启。”

“‘云山乱’,真名吕泊远。”

“‘笑歌自若’,我叫方明华。”

“‘无浪’,江波涛。”

“‘木已成舟’,周泽楷。”

“‘横刀’,我是孙翔。”

他们在这个嘈杂的地铁站口相互认识了,可也许他们见面的地方本应该是光芒万丈的荣耀职业赛场,又或者是现在那个离他们不远却也不近的地方,轮回俱乐部。

轮回俱乐部坐落于s市繁华地段,两连冠的成绩让轮回这支队伍备受关注,如今队内有“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两张明星级帐号卡,是当之无愧的豪门战队。

江波涛牵住周泽楷的手跟在一群人的后面。

“小周。”江波涛突然叫了他。

“嗯?”

“没什么。”

“哦。”

周泽楷对江波涛的了解不比江波涛了解他的少,他看见江波涛望向那个人群涌动的轮回眼睛是亮着的。

也许他想问“小周,你后悔当初没进职业吗?”,或许是想问“小周,如果当初成为职业选手我们会是怎么样的?”

周泽楷不由把江波涛牵住他的那只手握得紧了些,手掌心有些湿热,却也不想放开。

“别走丢了。”

不管什么样的选择,在一起就好,别把对方落下。

轮回的门口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杜明一干人等只能在外围等着入场。

“好在俱乐部的人想的周到还搭了棚子。”江波涛倚在栏杆边上一边替周泽楷扇风一边看轮回正在滚动的巨大荧幕。

“好甜蜜啊!”杜明吴启看着起哄,满脸调笑的味道。

“怎么着?帮你们也扇扇?”江波涛往他们那比划了两下。

“别别别,江哥快打住,小周哥的眼刀已经往这里飞了!”

“没啊。”被点名周泽楷一脸无辜。

吴启往江周两人那边看了眼,又偷偷拉了下杜明的衣服,“我们可能要逆cp了。”

随着人群排到了门口,那边摆着一枪穿云的立绘,英姿飒爽的模样,他单手扣着帽子身后的披风似乎在猎猎作响。

周泽楷盯着一枪穿云看了好一会。

“好熟悉。”

“必须得熟悉,枪王大大嘛,玩荣耀的都知道。”杜明过去勾住周泽楷的肩。

“不是这样。”

究竟是哪样呢?就像是在另一个时空他是与我朝夕相处的,是一起并肩作战的。

“小周,他跟你确实有几分相似。”

江波涛摸着下巴打量着一枪穿云,“这眉眼,这神情……一样的好看。”

“哇靠,一言不合就秀恩爱?”孙翔和杜明齐齐捂住了眼睛。


7

孙翔刚吐槽完周泽楷江波涛大庭广众下调情他兜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翔翔你竟然也背叛组织!”杜明痛心疾首。

“瞎说,肯定是我妈,我看看。”孙翔摸出手机,来电显示上“傻逼”两个字一跳一跳的。

“别告诉我你给你妈的备注叫‘傻逼’,是不是小女朋友你说!”

孙翔朝他摆摆手摁下了接听,“喂,我旁边有神经病非说你是我女朋友,你澄清下。”

对面愣了下然后果断挂了。

“太tm智障了。”

“这是……吹了?”杜明小心翼翼靠过去,“翔哥,你女朋友脾气真大。”

“滚,他是个男的。”

杜明睁大了眼睛,“我去!你竟然也是……”

孙翔没睬他,动动手指拨了号码回去,“你怎么挂了啊,什么事找我?”

下意识往边上人群少的地方走“唉唉,这边太吵了,我找个安静的地方说。”

孙翔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去了洗手间那边。
“什么事?说。”

“你不是去轮回那边了吗?我这边看不到,你回头给我讲讲盛况。”

“哈?唐队什么场面没见过要我转播?”孙翔走到洗手池边打开水龙头,手机夹在头和肩窝间。

“就想和你了解了解情况怎么了?”唐昊那边语气烦躁起来。

“行吧。”孙翔甩甩手。“人超多,我跟网上组队的人一起去的,才进到俱乐部里马上可以看看那什么现场pk,能亲眼看到‘双一组合’真人。”

“嘁,那两个我看过好多次了。”

“卧槽,得瑟什么,了不起哦。”孙翔炸毛

“就了不起,羡慕你就考虑考虑进职业啊。”那头漫不经心地说道。

“考虑个屁!”

孙翔脖子一抬,手机顺着滑进水池里咕咚咚冒泡,屏幕亮了两下后黑了。

“唐昊你完了,你完了。”孙翔捞出手机拼命按着键希望它能起死回生。

“在联盟里敢这么和我这么说话的也没几个!”唐昊在呼啸砸着键盘,“孙翔个大傻子。”

孙翔捏着手机回去,脸色很是难看。

“翔哥,游戏如手足对象如衣服,该换就换别上心。”杜明这样安慰他。

“你正常见过断手断脚的,但你有正常见过裸奔的吗?”

“我们别提对象的话题了成吗?大厅那边轮回两核心现场见面呢。”

孙翔消极情绪一扫而空,“不早说!”


镁光灯的照射下一叶之秋的操作者神采奕奕,他捏着帐号卡笑得有些中二。

那张帐号卡孙翔在梦中碰到过它好多次,斗神一叶知秋在他的操纵下赢得观众一次次喝彩。

指尖好像还是有触碰过的温度的,真实的不像话。

8

活动结束,人群渐渐散去。

“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晚上吃个饭再走吧。”方明华提议。

又想到除他之外几个小毛孩都是学生党他咳了两声,“我请。”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江波涛应声,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他们就在轮回俱乐部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吃得酣畅淋漓。

“大夏天,吃烤串,方哥你真行!”吴启抹着烤串吃得满嘴流油。

“可不是。”方明华提来一扎啤酒,“都能喝点的吧?”

“当然。”江波涛开了一罐,“这年纪谁忌酒?”

说着他又给周泽楷倒了些,“小周喝一点。”

橙黄的啤酒泛起泡沫,到了表层又渐渐消失。

他们包了一间,里头有电视,上面放着轮回得冠的那场比赛。

“嘿,你们说轮回的队员会不会也偷偷跑这来搓一顿?”杜明喝了一口啤酒问其他人。

“肯定啊,要是我我就偷偷来,正副队不让就翻墙。”

“孙翔,嘴里有东西别说话,好恶心!”吴启嫌弃地吐槽。

包间里一派其乐融融。


“看!轮回冠军,上去领奖杯了!”电视画面放到最后激动人心的时刻。

其实他们在家都看了七八百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每次都能心潮澎湃。

电视上的人手上高举着奖杯,低头亲吻着胸前的奖牌,他们的眼中的情绪感染了在座每一个人,观众席上他们都高声呐喊欢呼着。

“轮回,轮回!”


“真好啊。”方明华举着啤酒罐,看了很久那个画面。

“好了好了,别感慨了。”杜明起身,“为我们的相知相遇干杯吧!”

“好,干!”

他们互相碰了啤酒罐。




也许,梦想深藏在心底了,

可他们知道。

心怀荣耀,战无不胜。

他们永远都在路上。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