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小周不可以




“我觉得咱副队的贞操不保。”杜明担忧地跟吴启小声说。

“队长现在不太正常,晚上一不留神有可能就提枪上阵了!”

吴启抱着双臂看着不远处的正副队眉头也开始拧紧“咱队长什么时候那么……”他斟酌了下“恶劣了?”

“有可能是压抑多了,听说话少的人都闷在心里,现在开窍用肢体语言表达了自然就热情似火。”

“热情似火?”吴启又朝那个方向瞥了眼,“我怎么觉得是被下降头了呢?”

那边周泽楷正亲昵地揽着江波涛的腰脸上的表情却是神秘莫测诡谲莫辨。

“小周,既然在训练能先住手吗?”江波涛不自然地往旁边挪挪。

“我也不想的。”周泽楷的表情仿佛自己才是受害者,他眼神里一片茫然无措,“不受控制。”

接着江波涛就惊呼一声,周泽楷的手在他说话间已经滑入了江波涛队服内,还不轻不重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

“不是故意的。”周泽楷也是一惊他连忙抽出自己的手还使劲地甩。

江波涛一脸惊恐,他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后连退了几十步。

“小周不可以,现在队友都看着呢。”


自从上周轮回全体参观了一次魔术表演后事态就有如脱缰的野马向未知的方向奔腾而去。

据说那是一次不容错过的表演,方明华认为在训练的同时有必要让队员放松心态,于是他就团购了魔术汇演的票。

其中的压轴戏是精妙绝伦的催眠术,什么想要变成小鸟于是在天上飞翔啊,想要唱歌就在表演过程中放声歌唱啊似乎非常有趣奇妙。

“应该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吧,都是托。”江波涛展开那张魔术入场券,上面印着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嗯。”周泽楷跟着点点头。

“就比如说……”江波涛凑过去眨眨眼睛,“我是魔术师先生,请问这位帅气的小哥能不能配合我的催眠,在过程中给我一个吻呢?”

“不能。”

“唉?为什么呢?”江波涛哭丧着一张脸,眼睛里倒没任何委屈的意思。

“有男朋友了。”周泽楷低着头小声说。

“叫江波涛。”

万万没想到,周泽楷在表演的过程中被拉上去当特别嘉宾 ,其他人纷纷在下面做猜想。

杜明支着下巴“不能啊,队长什么时候被买通的?”

孙翔:“有可能只是队长的保密工作做得好。”

吴启高举双手表示赞同“别忘了当时正副队已经确定恋爱关系几个月了都还瞒着我们。”

吕泊远附议,并替广大无知少女对江波涛作了一番强烈谴责。

方明华看着坐下面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崽子深感无力“好好看表演吧。”

一边拿着饮料瓶的江波涛非常郁闷,他全程都是和周泽楷在一起的,什么时候周泽楷就被幕后人员给收买了?

“请这位帅气的小哥来配合我的魔术……”魔术师戴着白手套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周泽楷回头看了眼江波涛便跟着魔术师登上舞台。

江波涛眼皮一跳,心下连声叫嚣

“不好!”

“周先生,现在请闭眼……”

“好,慢慢的,想自己想要做的事。”

在魔术师慢悠悠的语调中周泽楷迷迷糊糊眼皮沉了下去。

“你说队长想要做什么?别告诉我他想做只小鸟,哈哈哈哈哈。”杜明捂嘴偷笑,还一边做了个拍打的动作。

“我感觉你那个动作像企鹅,别真是这个,轮回企鹅队这下要坐实了。”

“不见得,我觉得队长想在有可能只想拿冠军,他有可能说句‘冠军属于轮回’就下来了。”吕泊远一本正经的分析。

“我如果是队长你们知道我想干什么吗?”孙翔把饮料放下来。

“我最想来段相声!不让外头人老说什么不会说话不会说话的,要他们看看咱话多着呢!”

其他人就默默暼了了孙翔一眼而后又默默转开了视线。

“好,你现在可以放飞自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周泽楷坐在椅子上歪着头一动不动,台下的人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就在主持人要出来解围时周泽楷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慢悠悠地走到魔术师跟前然后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他。

“喜欢你!”

观众区一片哗然。

台下的江波涛周身都散发着旁人请勿靠近的低气压,虽然生气没摆在脸上,可他手中的饮料瓶明显已经变了型。

“只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方明华试图安慰江波涛。

“江波涛先生,请问哪位是江波涛先生?这位被催眠的先生的意思是,喜欢你并想拥抱你!”

“头上还能开朵花。”方明华及时改变了说辞。

“猝不及防!”杜明吴启吕泊远孙翔目瞪口呆。

本来这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可偏偏这对周泽楷的催眠像是有后遗症似的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做些自己都难以捉摸的动作。

江波涛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感觉自己身上有双手在游走,那时他还在想小周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然后他猛地睁眼,因为队员的控诉他并没有和周泽楷同房睡啊!

值得幸运的是那双手确实是周泽楷的。

“小周?”江波涛捉住那双不安分的手。

“啊?”周泽楷才睡醒似的揉揉眼睛“我们?”

“不不不,我们并没有!”江波涛不敢说,毕竟刚刚似乎是他成了被动方,仔细解释的话周泽楷可能就要说以后对他负责的话了。

“哦。”周泽楷抓了抓头发一脸迷茫地掀开被子,果然睡衣好好的穿在身上。

“真没有啊。”周泽楷叹了口气悠悠下了床,回了自己房间。

江波涛身体心理健康,又是有理想有抱负的有志青年,面对自己喜欢的人而且是床上的恋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他下床去盥洗室打开水龙头猛扑了几把水。

“这算什么事?”

当然这事完全没有要过去的势头,江波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队长、副队早啊!”吴启收拾收拾了桌面跟他们打了招呼。

江波涛还没应声腰间就一股力量把他往周泽楷的怀里带,没有任何预兆周泽楷就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顺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吴启手都悬在了半空中,在他印象中队长是非常低调的,即便公开了关系他们也是人前维持着之前那样的氛围。

而且……说好的副队才是主动方的呢?

同样愣住的不止是江波涛和吴启,周泽楷也一脸不可置信,他错愕地看着江波涛。

“别这样啊。”江波涛无奈地笑“怎么看都是我被揩油的那个吧。”

不过感觉并不坏。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周泽楷持续不断地“骚扰”着江波涛。

“你还记得那个魔术吗?我觉得这是队长开始放飞自我了,不是他想做啥就做啥吗?”吴启跟杜明这样说,杜明连连点头。

“原来咱队长内心是这么……”吕泊远挑了个词“豪放。”

“对对对,看样子贞操不保的不是队长而是副队,太心疼副队了,看了个魔术就被反攻了,哈哈哈哈哈。”

“我看你们一点心疼的样子都没有啊。”孙翔难得站在江波涛这边。

“小周……”江波涛出声想制止开始揉他头发的周泽楷,可回头对上那双无辜的眼睛江波涛后面的话就哽着说不出来了。

“算了,你摸吧。”

“谁叫你是周泽楷呢?”

当天夜里周泽楷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了江波涛的床,那双手又开始不受控制开始对江波涛上下其手时灯亮了。

周泽楷顿时脸红了一片。

“你早上都吃了我那么多豆腐了。”江波涛挑眉,将周泽楷的双手用领带束住。

“现在怎么说也该让我吃回来了吧?”

评论(1)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