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没有人祝福的爱情

#he啦!


约定的地点是咖啡馆,我随意找了张空着的桌子坐下,服务生端来小杯的苏打柠檬水,漂亮的明黄在水中泛着光还有些细细小小的气泡一个个翻上来。

我在这里需要签一份公司协议,对方派来的是s市的江先生,当时我听到是s市时就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任务,这个城市我太熟悉了,四年的大学时光在我生命里或深或浅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对方准时应邀前来,我把头发向后拢了拢。

“江先生?”

“是,轮回江波涛,幸会。”他友好向我伸出手。

江波涛?我在心中小小的讶异了下,这个名字我听过,大学时期的风云人物,当时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法学系的周泽楷,他们的关系后来一直是个传说。

“意式特浓咖啡。”他拉开椅子坐下,末了又微笑向服务员添了句

“不加糖。”

我讨厌苦的东西,苦的东西会深深刺激到味蕾,然后一股子难过就由神经末梢肆无忌惮地传送到大脑皮层让这种难过在全身蔓开。

江波涛对这种苦好像有免疫,他在我对面就像是在品一杯清茶那样,时不时啜上一两口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江波涛是个很温和的人,举止谈吐优雅且有风度,和他交流是件非常舒心的事,他不像生意场上那些身上沾满了圆滑世侩的人,但他绝对够精明,不动声色地就让你落入他所设计的语言陷阱,可就当你发现中计后稍稍皱眉时他又能适时地作出让步,你不会因为他而感到一丝一毫的不自在不舒服。

最后协议达成了双赢,他微笑起身同我握手,看见我无名指上的戒指他的眼神黯了一下,不过眼底的那一抹失落很快就消失了,他的眸子又重新填满了表示友善的笑意。

“要结婚了?恭喜啊!”

他确实是个细致入微的人,收到祝福的我点头回应,“是啊,下个月末。”

其实我发现他无名指上也有戒指留下的印迹,也许是不久前才拿掉的,我没有说破,因为刚刚仅是那一瞬间的失落他所有的脆弱就都被人窥探去了。他那样好,叫人舍不得伤害他。

“下个月末啊,我和他也刚刚好是认识的第十年。”

“周泽楷?”

“你认识?”他有些意外。

“我猜的。”我把浮上来的柠檬片压下去“是同系的学长。”

他“哦”了声然后轻轻笑了“那你也听说过我们在一起了的传闻了吧。”

“法系学生都懂拿事实说话,单纯是传说的话即便听过也不会轻信的。”

江波涛低头思考了会,然后慢慢抬眼

“是真的。”他的嘴角向上翘了翘。

不意外,我没有表示惊讶,低头用吸管搅了搅柠檬水“那应该很幸福吧?”

江波涛眼角一弯

“是啊,很幸福。”他低笑起来“这些年来所有人都问我‘辛不辛苦’,你这句算是问进我心坎了。”

“其实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走不出去了,不过好多人看到他第一眼恐怕也是这个想法。”江波涛用指节扣着杯沿“长得好看到哪里都是有特权的,这句话倒是真的。”

“本来觉得追他得花大手笔,但后来发展真是超出我的想象。”他像是想到什么噗嗤笑出来

“你知道学校门口哪家馄饨店的吧,本来我并不打算在那和他确定关系的,可他突然好好来了句‘江,我想泡你’当时惊得我馄饨都卡喉咙里了。”

江波涛江波涛,名字里面全是水,周泽楷当然只有被泡的份。

我跟着他笑“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确定了关系搬出去住,跟所有热恋中的人一样,我想把所有最好的给他。”江波涛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他把搁在椅背上的外套拿下来披身上,“边走边聊?你往哪去?”

我报了个地址,“不顺路吧?这个有点偏。”

“巧了,顺路的。”

到傍晚了,半沉下去的夕阳染红了周围的云霞,光线在一点点的拢起。

“说到哪了?”把咖啡馆的门带上他偏过头问,“哦,说到我和小周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我们也吵架啊,但只吵了一次我就不敢了,会心疼,他不太会表达自己心里的情绪,吵架就是我在说,他就听着,然后一个人闷闷地回房间,一开始我以为他只是不在乎,后来进他房间时候看见他在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习说‘对不起’。”江波涛低声叹了口气。

“他说他不许我走,我就抱着他一遍遍对他说‘我在,我在’。”

我听着江波涛说着他的故事突然感到一阵悲哀,再美再好的故事当你知道它有个悲伤的结局你就不愿去了解触碰了。

“学校其实就是象牙塔,周围亲近的人即便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也只是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那个时候的我们对未来有很多憧憬的……”江波涛仰起头轻轻笑,他掰着指头说,“去一家不错的公司应聘,事业有成后慢慢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如果父母说不允许我们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是孩子问题那很好解决啊,我们去领养一个就可以了……”

“那个时候啊,觉得自己够努力就能为他灭天灭地了。”

可其实他不需要你为他灭天灭地,他要的很简单,就是一个家而已。

夕阳沉下去了,街边的路灯一盏盏亮起,亮到尽头竟是一片模糊。

我见江波涛眼中倒映着万家灯火,那么璀璨又那么孤独。

“你知道的,很多事从来不会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都凭自己的能力获得了不错的工作,也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感情,好多时候我走在街上我就特别想大大方方地牵着他的手,想要和普通的恋人那样在街头拥抱亲吻。”

前面有一条热闹的街,我看到江波涛眼神闪了闪,他指着街边的一个小花坛说

“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我就在那边同他拥抱亲吻,只不过我让他闭上了眼睛,用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我可以想像到那个画面,花坛中是一片锦簇,周泽楷闭着眼睛同江波涛双唇相贴,他们互相渴求着对方与对方纠缠到难舍难分,那一刻这个嘈杂并且不那么友好的世界必然是安静的,只有喘息和心跳的声音。

“后来双方家长那边也说过了,闹了很久,他说如果说不通他就跟我走,但他没想到他的母亲会哭得那么声嘶力竭,我至今都能记得他母亲抓住我衣领歇斯底里的样子,她不停地问我‘你拿什么给他幸福,你凭什么给他幸福?’当时我回头看了眼小周,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疲惫,我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江波涛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抖出一根然后点燃。

“不介意吧?”他弹弹手中的烟。

“你随意。”其实江波涛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他吐出一口烟雾,又呛了几声,在那里咳嗽,很明显他并不擅长抽烟,这烟草味也不知道是他被呛着说不出话来多少次才有的。

“那件事后他就被关在家里,我时不时会收到他的消息,上面说‘再等等’‘很快的’‘等我,好不好?’断断续续的一个月后他偷跑出来,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狼狈过,但我承认我还是心动极了。”

那极有可能是个夜里,周泽楷浑身都被汗浸湿了,他的鬓发都黏湿得贴着脸,因为奔跑他大口大口捂着胸口喘气,他本来黯淡的眸子在江波涛开门的一瞬间被里面涌出的柔和光线给点亮了。

然后我听江波涛说他们就那样在一起了,那个时候觉得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了。

“我知道这条路辛苦啊。”

“可我不想放弃,我就只是想好好爱他而已。”

他露出了个笑容,有点疲惫但更多是眼底的甜蜜。

“我们在一起了三年,他每年过年都会偷偷回家在门口放封信,信封里包着些钱,他通过那个让他父母知道他很好,不用担心。”

江波涛抓抓自己头发“其实也说不上太好吧,不都说家庭、社会、爱人是人三个精神支柱无论哪个倒塌精神世界都会崩盘吗?”

“他只是没说吧,他什么都不说。”

“我以前觉得我是足够懂他的,后来才发现懂一个人需要用一辈子。”

“而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路尽头拐角那一盏灯灭了,我看见江波涛眸子里的光也跟着灭了。

周泽楷在一个月前的某一天突然离开了,江波涛不知道他去了哪,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离开,银质的戒指还套在无名指上,另一半那边却失去了光泽。

光晕里有一家音像店,里面隐隐约约传来首抒情的老歌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

江波涛愣了下,然后看着没有一个顾客的音像店站在那里很久。

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微微张开有点干燥的嘴唇,声音都带了些嘶哑。

“我这是,找不到他了啊。”

目送江波涛离开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公寓,灯还亮着,我知道他还没睡。

我坐在圆桌边给自己沏了壶茶,他捧着书过来皱了下眉头。

“晚上喝,睡不着。”

我放下杯子“这是江波涛告诉你的?”

他没有说话,就使劲咬着嘴唇,一点点的血都开始往外渗,我递了张纸巾给他。

“伯母那边身体还好吗?”

“还好”他接过纸巾。

“可江波涛可能差极了。”我顿了下“是的,我今天见的人就是他。”

下个月,跟我结婚的人好巧不巧就是周泽楷,我从见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人早已心有所属。后来从一些细节发现周泽楷他原本有个恋人,可他母亲却因他们的感情病倒,周泽楷得知消息后还是选择了他的母亲。

我褪下手上的戒指还给他

“他在找你,你错过了他世上就没有第二个那么爱你的人了。”

周泽楷的眼神开始犹豫闪烁。

“伯母那边我去说。”我抬腕看了看表

“才过去一刻钟,应该没走远……”

“谢谢……”周泽楷打断我的话然后披上外套飞奔下去。

他的身影越来越远,最终彻底消失在暮色中。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