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一枪急需扩大词汇库

#一枪穿云 无浪



一枪穿云对无浪的第一印象绝对不算好。

但这并不能全赖无浪,或者更准确点说无浪才是那次乌龙事件里的受害者。

这得追溯到几个月前,那个时候江波涛和周泽楷都还没互相认识,照理来说一枪穿云和无浪也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然而生活就像从罐子里摸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不是别人恶作剧放进去的榴莲糖。

夏天的蝉叫的聒噪,周围的空气也是热热闷闷,周泽楷心情烦躁操纵着一枪穿云在荣耀里大杀特杀,在最后一个对手血条清零后周泽楷眼皮一沉,从电脑椅上挪开后一头倒在了床上。

留在界面中的一枪穿云动作停滞了几分钟后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环顾四周悲催地发现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地方。

不过他相信凭他出色敏锐的判断能力和他与生俱来值得骄傲的方向感他能走到自己所熟悉的地方。立下了个大大的flag,于是一枪穿云很顺利地走到了个鸟不拉屎的地儿。

简直是连个鬼影都没有啊!一枪穿云无声的呐喊,他想用个文字泡表达下心中的情绪可无奈周泽楷给他传输的词汇实在太少,他挑来选去终于一个文字泡从他脑袋上升起。

“呵呵……”

怎么说也是完美的诠释了自己心中无奈又悲愤的情绪。

“哈罗,你怎么也撞到这里来了啊?”

看到另一个文字泡从不远处升起,一枪穿云心中一喜,他赶忙转身,是个魔剑士,ID叫无浪。

“我、我……”一枪穿云去翻词库,可他绝望地发现,周泽楷除了“我你他、好是的不错”其他就是些语气助词和系统给的标点。

“你也是偷偷跑这里玩的吧,嘿嘿,我主人也不知道,我就喜欢趁他不在到处溜达。”

“……”

不是,我才跟你不是一类卡,一枪穿云把脸转过去,我这是特殊情况,而且我也根本不想和你待在这个地方。

可也许能带他出去的也只有眼前这个魔剑士了,一枪穿云深思熟虑后决定跟他好好沟通,他伸手拍了拍无浪的肩。

“干啥?”

“我……”一枪穿云在原地转了个圈,然后做了个跑步的动作,“急!”又是一个跳跃最后立在原地。

沟通促进和谐,理解万岁!他看无浪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高兴极了。

结果笑容还未收起那魔剑士便凑到他耳边忍着笑说了句话

“你别是个傻的吧……”

一枪穿云顿时脸涨得通红,拔出左轮手枪就冲他一顿扫射。

“别……别……”无浪见形势不妙立刻拔腿就跑,一枪穿云就不依不饶地紧跟在他后面。

“我……急!”无浪好笑地看见一枪穿云一边跑还一边冒这样的文字泡,最终他被追的无可奈何。

“别追我啦!我也没有急支糖浆!”

第二天早周泽楷暼了眼电脑屏幕,意外自己帐号卡没拔就睡着了,他用鼠标点了点一枪穿云,本来应该是是凹个帅气造型的一枪穿云今天竟然把头撇过去了。

大概是bug,周泽楷这么想,然后他注意到一枪脚边还躺着一个魔剑士,已经是魂不附体的状态了。这大概也是个bug,周泽楷暗自总结道。

而另一边的江波涛看到无浪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呈死翘翘的状态表示习以为常。

俗话说冤家路窄,一枪穿云和无浪很快又见面了,轮回vs贺武,一枪穿云在心里冷笑,今天怎么着也要把你打成真傻。

而后来让一枪穿云感到意外的是今天的无浪就像学了读心术,能够明确地分析出他的动向。

一枪穿云很生气,他觉得那天的无浪肯定是在耍他,比赛最后的结果虽然是轮回赢了,可是一枪高兴不起来,他觉得卡生绝望,他再也不想看到无浪了。

无浪对这件事倒是一无所知,他本来为江波涛捏了把汗,但江波涛操作着他打了个不错的成绩,他很骄傲地觉得自己的操作者特别牛逼。

这场比赛也让方明华发觉了江波涛的实力,他认为江波涛加入轮回将会成为轮回战队一个新的转折点,于是便极力推荐江波涛。

“哈罗,又又又见面啦!”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一枪穿云正在擦枪的手都震惊得一抖。

要死,那个混蛋阴魂不散了!

“见到我不高兴吗?”

“没……”周泽楷在外面这么说。
“是的!”一枪穿云在里面愤愤然。

“别这样,请你吃东西,顺便再聊一聊怎么样。”无浪伸出手向他发出邀请。

没道理跟吃的过不去,一枪穿云在心中权衡利弊后把手递过去。

“嗯。”

是看在吃的面子上的,和我原没原谅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我感觉我挺懂你的。”

“噗”一枪穿云一口饮料喷了出来,无浪赶紧过去给他拍了拍后背,“对吧,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枪穿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才不是的。

“哦,应该说特别特别懂!”无浪心领神会,“你看江波涛那么懂周泽楷,那我也该是特别懂你才对!”

“呵呵……”

你以为你是凭什么才能活到现在?其实都是托你master的福。

“你不要老是冷漠脸嘛,我们以后是搭档了,要团结互助,共同进步!”

这个他赞同,于是点了点头,拍了拍旁边的空地,无浪高兴极了一屁股坐了下去。

“唉?你吃三明治不吃火腿的啊?”无浪指指被挑出来的火腿表示疑惑。

一枪穿云猛摇头,不是!我特地挑出来留最后吃的,你不许动,你动我就跟你绝交。

“果然啊……是要保持身材吗?那我代劳好了,不然多浪费!”无浪举起叉子三两下把火腿叉走了。

一枪穿云一下子面如死灰。

他站起来对无浪勾了勾嘴角,你别说话了。
“pk吧。”

后来事态的发展是一枪穿云始料未及的,因为周泽楷跟江波涛日常如胶似漆,所以本着操作者干啥他就干啥的无浪也成天粘着一枪穿云。

“你有没有觉得我俩的操作者关系有些特殊?”无浪神秘兮兮地问旁边的一枪穿云。

我只觉得有你这样八卦的卡简直是江波涛的悲哀……

看见一枪穿云根本不理他无浪就开始自言自语,“我觉着你家master暗恋我家master。”

“???”一枪穿云明显不信,周泽楷喜欢谁还用得着暗恋?他指了指无浪的脸,然后张开双臂拉开很大的距离想要表示你脸真大。

可惜无浪不是很懂他。

他跑过去给了一枪穿云一个大大的hug,“对啊,周泽楷对江波涛的爱就是那~么大!”

一枪穿云看了看碎霜又看了看荒火,他在认真地思考用哪只毙了无浪,最后觉得还是双管齐下比较合他心意。

千算万算一枪穿云没算到周泽楷确实和江波涛在一起了,仔细想想往日在屏幕后窥到的一些暧昧画面他很快也想通了。

江波涛是不错,起码周泽楷跟他无沟通压力过的很轻松,可是无浪不一样,无浪的脑电波似乎从来没和自己同一频道过。

一枪穿云压力山大,他也不清楚自己在纠结什么。

到底是烦无浪这个人还是无浪不懂自己,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第九赛季,一叶之秋入队,自此之后无浪的重点关心对象明显换了,别人问他他还义正言辞地说是需要调节队内气氛。

一枪以前是讨厌无浪,现在发展成特别无浪,他认为转换目标太快的肯定没有自制力且不负责任。

而且每次一枪穿云想靠近一点点一叶之秋,无浪就会从天而降隔在他们中间。

一枪穿云很郁闷,他在草地上拔草,他觉得无浪真的是哪哪都不好,最不好的就是眼光差到极点。

当他抬头又看见无浪跟一叶之秋有说有笑地走一起时他心里升腾出一种奇怪的情绪,他腾的一下子站起来然后冲上去就拉走了无浪,留下一脸懵逼的一叶之秋在风中凌乱。

无浪被一枪穿云堵在了一面墙壁上。

“你……这是要壁咚?”

“不是。”一枪穿云就恶狠狠地盯着着他,无浪浑身寒毛竖起。

“我……”一枪穿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无浪“你!”

“你又要毙了我?双管齐下那种?”

“不是!”一枪穿云气得跺脚,他又开始急匆匆从词库里搜寻合适的词了。

无浪见他焦头烂额也不逗他玩了,他伸手比了个心“可以用这个手势表示哦。”

“无浪也喜欢一枪穿云。”

他伸手圈住了微微发愣的一枪,在他耳边轻轻问

“这次我理解对了没?”






评论(12)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