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皮皮同学请闭嘴

#幼儿园

我是一家幼儿园教师,工资不高不过给交五险一金,总得来说小日子过的还算是挺滋润。

某月某日晴,班上新来了两个小团子,粉嫩嫩肉乎乎香喷喷,看得人两眼放光,垂涎欲滴,看了下他们身上挂着的小铭牌。

哦,皮皮、楷楷,两个小男生。

楷楷长得像小天使一样,扑闪扑闪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眨眼睛的时候在脸上一扫一扫的可爱极了,我伸手就把他抱起来想要逗逗他。

“楷楷长大了跟老师结婚好不好?”

楷楷突然被抱起来,小手小脚在空中乱挥,眼睛里都笼上层雾气,我的心瞬间被他萌化了,就在我周围绽开了一朵朵小鲜花时,皮皮用肉肉的小手抓住了我的裤腿。

“等下老师就抱你啊……”

“不是,把楷楷放下来吧,他恐高。”

就怕空气突然变安静,我讪讪把楷楷放下来,“对不起啊,老师没注意到。”

一放下楷楷皮皮就跑过去拉住了他的手,还附在他耳边很大声地说着悄悄话。

“你别答应这个老师哦,你长大了她都七老八十啦!”

七老八十?突然一道晴天霹雳直直砸向我。

可恶的是那个叫皮皮的小恶魔牵着楷楷走时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小孩子童言无忌,我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和一丁点大的小屁孩计较,可后来这个小屁孩一次次跟楷楷灌输奇怪的思想简直不能忍!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院长组织了次春游,队伍本来安排得好好的,不知道什么毛病,皮皮小朋友这时候高高地举起手有话要说。

“老师!楷楷不要和女孩子手牵手!我跟他一起走吧。”

我本来想应该是楷楷这个孩子腼腆吧,就同意了,与此同时我脑子还一短路觉得皮皮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一群小朋友高高兴兴走在路上,我就跟在队尾的皮皮和楷楷身后,这时候我看见楷楷拉着皮皮然后小心翼翼地问,“真的不能吗?”

“当然!男女授受不亲的啊!”

楷楷有些紧张,睫毛跟着一颤一颤的。

“可是……可是……”楷楷都有些哽咽了“昨天和隔壁的小戴拉手了……”

皮皮听着一愣,接着就抓住楷楷的手一阵猛搓,“没关系啦,这个样子就好啦!”然后两个人傻乎乎的喜笑颜开。

看的出这个皮皮说什么楷楷就信什么,他胡说八道楷楷也跟着信。

“你为什么那么信任皮皮啊?”终于我在一个午后逮着了一个人的楷楷,他低下头认真想了会,仰起头冲我笑了一下。

“不为什么啊。”
“我就信他啊。”

后来的皮皮就变本加厉,什么园里的锐锐太猥琐不要跟他玩啊,翔翔脑筋直不会急转弯跟他一起会同化啊,稀奇古怪各种各样不让楷楷和别人接触的理由那是张口就来。

每次我都觉得楷楷肯定发现猫腻了,可只要皮皮拉着他的手嘟着嘴摇来摇去,“信我啦,好不好?”

楷楷这个时候就拿他没办法,轻微地带着鼻音,“嗯,好”。

一点都不好啊,我急得跺脚,再下一步这个皮皮就会说全世界除他之外的人都对你图谋不轨啦!

后来他们上了大班,从来能动口就不动手的皮皮和班上一男生突然扭打在一起。

其实皮皮挺可爱的,在同学中人际关系也不错,除了他对楷楷贼兮兮的,其他地方我就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小男孩,起码人前人后都挺乖巧的。

赶到时才发现事态发展跟想象中的不同,这明明是皮皮和楷楷两个人在搞双打,被打的那个是个小胖子,一边用手捂脸一边大嚎,旁边的小朋友就被他俩的气势唬得一愣一愣的。

“怎么没人拦啊……”

“是小胖出言不逊,他欺负过好多人了!”一边的策策冷眼撇了撇那边的小胖子,“活该!”

“那也不行啊!”我坐在他旁边极为认真,“要知道同学间必须友好相处!”

“老师你说这话之前还是把手上的瓜子放下来吧。”

大概在小胖子从地上爬起来后拼命逃跑,但楷楷不依不饶追在他后边还拿着弹弓瞄准人家后背时,我意识到是时候阻止下了。

都说乖孩子内心深处都藏着野兽,诚不欺我!这浑身透着一股王霸之气的孩子我似乎从来都不认识。

“周泽楷!”听说叫小朋友的全名有气势上压倒性的作用,我就用尽全力吼了声,果然有效,楷楷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停了动作。

“周泽楷小朋友,江波涛小朋友,能说说怎么回事吗?”

楷楷慢吞吞地走过来,又眨巴眨巴眼睛,卖萌无效!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什么萌没见过?我心里狂喊让自己不迷失,要守好底线。

“好吧,楷楷小朋友,老师知道不是你的错,老师就想知道事情经过。”我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败下阵来。

“楷楷是帮我的,他看见我被揍了他才来的,怪我不好。”在一边的皮皮肿着右眼过来把楷楷拉到身后,“他什么都不知道的。”

“小胖说是你先打他的。”

“谁叫他说我家楷楷是小傻子啦?欠揍!”皮皮想到什么又愤愤挥着拳头。

“小傻子?”

“他说江在胡说。”楷楷抬头补充,“说我还信他,是小傻子。”

不得不说,皮皮确实有时候在胡说八道,但我没说得出口,害怕被迫拉仇恨。

这场风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毕竟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算正常,可喜可贺的是小胖子受了教训收敛了很多,有的时候还能无意看见他跟在楷楷屁股后面一口一个老大。

楷楷和皮皮也不是没吵过架,他们后来陷入了一个长期的冷战。

皮皮在冷战的第一天是顶着一个小小红红的巴掌印来的,别人问他他也一声不吭,我第一次见到能侃侃而谈的他变成了小哑巴。

他见到楷楷来了也只是站起来望一会然后再沉默着坐下去,跟原来一样的就是他还楷楷到哪他到哪,就是离着距离有些远了。

我知道真相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那个时候我在校医务室跟医生聊天聊地聊八卦,正说到哪哪家小伙子拒绝漂亮小姑凉跟兄弟出门创业,对其勇往直前的精神啧啧赞叹时,医务室的门被敲得咚咚响。

开门就见到了气喘吁吁的皮皮和架在他身上脸色发白冷汗直冒的楷楷。

楷楷被安顿在了小小的病床上,皮皮想出去帮他倒杯水却被楷楷拉住了,“就怪你,不许走!”

“嗯,怪我怪我,我不走。”皮皮搬了个板凳坐在他旁边。

“我就说会有的……”楷楷咬着下嘴唇声音发着颤。

“不是的,不可能会有的!”

我很懵逼地听着他俩的谈话,有什么?发烧吗?皮皮害的?究竟什么个事啊。

“你就是……就是不想负责!”楷楷拼尽全力吼了声,我听见小床都吱呀地晃动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皮皮,男子汉要有担当,做错什么事都需要为行为负责的。”我对着皮皮循循善诱,“所以,到底是什么事啊?”

皮皮突然脸红,在一边支支吾吾。

“江他亲我!”楷楷憋不住把头伸出被子,我一瞬间就石化了,然后听见楷楷染上哭腔的声音。

“会有小宝宝的啊!”

我很无语地看着皮皮,叫你之前胡说八道深受其害自食恶果了吧。

皮皮一脸的无措,他手忙脚乱的帮楷楷抹眼泪“我负责我负责……”

话还没说完楷楷就向他伸出了小拳头。

“哎,别动手,也不全算皮皮的错!”

然后我看见楷楷又伸出了小拇指,眼睛笑得弯弯的
“拉勾。”

皮皮勾了勾他的手
“一百年不许变!”

后来啊,后来他们就幼儿园毕业了啊,约莫十几年后我在电竞新闻上看到一条江姓选手与周姓选手宣布出柜的消息,我稍稍愣了下,然后笑了。

有些人就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要不是后来江波涛的一通电话,我有可能就能和他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老师啊,最后和小周结婚的是我,你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感情陈年往事他还记着呢,我皱了眉头。

“嘿嘿,我就说出来让你羡慕羡慕,也没其他什么意思。”

我面无表情

“皮皮同学,请你闭嘴吧!”










评论(1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