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谋害亲夫3

江周大法好!

“你可真是个行动派啊!”

“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我淹死了?”

“可我还没死掉呢!”江波涛很无奈地支着头坐在床沿上,“所以我拜托你赶快醒来完成你的谋杀大业好不好?”

床上的人还是昏迷状态,苍白着一张脸,双眼也紧闭着,就深深浅浅的鼻息证明有生命迹象。

阳光从窗格投进来,有些刺眼,江波涛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周泽楷的眼睛,又仔细给他掖了被子。

“谁要你救了?又不是太识水性就往下跳,这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吗?!”江波涛就坐在床边喋喋不休的小声说着。

“小江,能听我说几句吗?”坐在一边的方明华拽走了差点扑在周泽楷身上的江波涛。

江波涛直直地瞪着方明华,眼神里有害怕和惊恐。
方明华摇头深表无奈。

“他没事,呛了几口水体力又消耗大,所以苏醒得可能比你慢些,你刚刚醒来伤口还没养好就问小周,还横冲直撞地往这里跑根本劝不住……”

江波涛脸一红“可是,可是这都过了两个时辰了。”

方明华觉得无法跟他沟通,他坐在椅子上掀开白瓷杯盖呷了口茶,“小江啊,我想问你,你和他究竟什么关系?”

“他……他是我夫人啊!”

这个我知道,方明华更无奈了,就在他不停叹气摇头的时候一个瓷枕从他身边飞过,目标大概是坐在旁边的江波涛。

“闭嘴!”周泽楷单手撑着床坐起来,呼吸有些急促,刚刚发力猛脸又更显苍白了,“才不是的……”

方明华被他这一举动吓得不轻,旁边的江波涛就显得淡定非常,脸上似乎还挂着惊喜的笑容“小周你醒啦?”

他从椅子上赶忙坐起来奔向周泽楷那边“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饿不饿?有什么想吃的?你身体还没好快躺下!”

方明华表示既然周泽楷醒了,自己就先走了,江波涛把方明华送到门口,方明华同他调笑“你这‘夫人’可是给你带来了生命危险啊!”

“此言差矣!”江波涛摆摆手“小周没这个心的。”
“但你还是小心点好。”

方明华自然是看的出周泽楷不会伤害江波涛,不然这位周家的小公子也不会跳下去想救他,只是周家那边是一潭深水,方明华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送完方明华江波涛又坐到周泽楷旁边,他拉着他的手笑“怎么着?没谋害成功,现在补刀啊?”

周泽楷把他手甩开,“是啊。”

“那养好病再实施好不好?吃饱喝足身体好才有力气,对不对?”

周泽楷觉得他说得有点道理,就点点头,然后他突然回过神来,自己没有想谋害他的意思啊!这人怎么就认着不放了呢?

“其实我命途多舛!”周泽楷突然听江波涛这么说,然后看他掰着指头说他的事迹。

“我出生前别人就想害我!”

周泽楷躺在床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傻不傻?”
出生前别人想害他这事都能知道的?

“你这是不了解江府,我爹好歹也是个大官,为了什么开枝散叶当时被迫娶了几个小妾,可他只爱我娘,矢志不渝的那种!”江波涛一脸陶醉样,“我特别神往那种爱情!”

“哦。”周泽楷默默翻了个白眼,看来我是让你失望了啊。

“那些小妾可坏啦!她们当时用各种手段阻止我娘生我。”江波涛愤愤然。

“你又知道?”

“因为我原本该有个弟弟的,就是被她们害死的,父亲原以为是不慎小产,后来发现小妾那边藏有麝香只是第一次没得手,一怒之下就把那些女人遣散了。”

“所以后来我决定,以后如果娶妻了,那就只她一人,仅此一生,矢志不渝。”

周泽楷把脸转过去“没想到会这样吧?”他觉得江波涛也是受害者,顿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是没有想到啊。”谁会想到貌美娇妻变成俊朗男子呢?“可我觉得也不亏。”

他俯身过去看周泽楷的脸,“你比好多女人都要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周泽楷把头埋进被子里“你别岔话题!”

“后来从我有记忆起就不停有人要害我,比如生病时有人在药里下毒啊,睡得好好的突然房里进个刺客啊,走在街上被推到马车前,哦,掉进水里的‘意外’不小于三次……”

周泽楷噗嗤一声“还真是‘命途多舛’。”

“所以现在的我百毒不侵,起码一般人弄不死我的,我有时刻都保持警惕的。”

“胡说。”周泽楷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那我怎么一推你就下去了?

“但我对小周你毫无防备啊……”江波涛挺无奈地揉揉太阳穴,“从里到外都毫无防备。”

外面的阳光柔和了些,外面的鸟儿扑棱棱从屋檐上飞走,一时间整个屋子都寂静了。

“你不害怕吗?”沉默了一会的周泽楷突然小声说,“一直被人盯着。”

“习惯了啊。”江波涛过去拿了个苹果削着,“一开始害怕,后来难过,难过我什么都没做错怎么就这么遭人恨呢?再后来遇到个人,后来遇不见了,感觉就没有比这更难过的事了。”

“初恋?”

嗯,对啊。
江波涛给周泽楷讲了个的故事,大概是江波涛七八岁的事。

那个时候江父意识到自己唯一的儿子被人盯上性命了,奈何官场上风起云涌,各种势力暗自拉帮结派,江父为当朝宰相,每日都被公事忙的焦头烂额。

于是江父就把自家儿子送到了深山中的一所寺庙中,也让寺中的武僧教他些护身本领。

当时江波涛还有个混名叫“皮皮”,因为他太贪玩了,每次出去不滚一身泥回来他就不甘心,在被送去的时候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抓着他爹的裤腿死活不进门。

后来他被武僧用手切了下脖子,这才两眼一翻昏过去被顺利带进庙中。

清汤寡水的生活让江波涛两眼发黑生无可恋,于是他策划了一次出走,倒也没想走出这深山老林,他就是想去附近的村子里偷摸着沾点荤腥。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江波涛机智地用了招声东击西顺利开溜了,可那个时候他忘了,这里是深山老林,狼群出现几率极大的地方。

在数十双绿莹莹眼睛看着他时他觉得他的人生到终点了。

“老爹我对不起你!来世给你当儿子孝顺你!”

“……胆小鬼!”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他面前,长发飘飘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小仙女。

小仙女手臂上戴着弓弩,江波涛见她手臂一抖后肩一缩几发弩箭咻咻射出,每只都射中狼的头部。

“快跑!”江波涛惊讶之际小仙女拉着他的手飞速地跑,“还会有的。”

江波涛那个时候恐惧感已经没有了,像是从噩梦莫名其妙地坠入了另一个美梦。

后来江波涛就被小仙女带进了一个乡下人家,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孩交流起来很快,虽然小仙女话少但江波涛能说会道,两人很快就玩开了。

当时江波涛看着小仙女亮晶晶的眼睛心里一动,很快就开始琢磨着把她拐回去当媳妇。

“后来我就动了个小脑筋,结果小仙女赏了我一巴掌……”江波涛委屈兮兮。

“你活该!”周泽楷突然愤愤然说道,然后他就从床上爬起来翻箱倒柜。

江波涛刚要问他找什么,突然一把刀子就向他飞过去把江波涛钉在床上。

“新仇加旧恨。”
“江波涛,你完了!”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