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谋害亲夫 2

古风
江周大法好!

江波涛挨得那一脚虽然不重,但疼还是实实在在的,没一星半点的虚假成分,无奈他见周泽楷跟他说话了他就控制不住的眉开眼笑,这才被周泽楷误会了。

他从椅子上折腾半天后揉着肚子慢悠悠地站起来,背后服侍他的小厮捂嘴在那嗤嗤笑,江波涛猛转身对其怒目而视。

“笑什么?”

“给主子我洗漱更衣了吗?”

小厮憋笑憋的辛苦,“主子您早就说过这点小事不用下人帮着做的。”

江波涛沉着脸招呼小厮过去

“平日是不用,可我如今肚子疼……而且刚刚,身子转的太快给扭着了……”

小厮沉思片刻,然后告诉江波涛他这就去打水,在小厮贴心地给他关上房门后,江波涛听见门后传出一阵铺天盖地的笑声。

江家公子太阳穴的神经跳了跳,觉得是时候给江府换一批新人了。

周泽楷出门后没多久就想通了,他觉得于情于理都是自己踹了人家,虽然对方也有一点点不对的地方,但实则完全可以忽略不记的。那为什么自己要生气呢?有可能是生气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叫江波涛。

这套不可理喻的理论在周泽楷脑内形成,周泽楷却深以为然,他轻松地舒了口气,等他心安理得地想回去时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主院门口,在这个距离还可以听到江家老爷和夫人的谈话。

他知道给江波涛父母行礼敬茶是必要的礼仪,可只来他一个就不妥当了,怎么解释江波涛没来呢?他左右想不出个办法就开始琢磨偷偷溜走。

“老爷夫人,少夫人来了!”

一个丫鬟眼尖,看见他就扯着嗓子叫唤起来。周泽楷体验了把天不尽人愿,觉得身心疲惫。

还没反应过来江父江母就出来迎接他了,江母一边拍着他手背一边还训斥了丫鬟一番
“波涛不是吩咐不要叫少夫人叫周公子就好了吗?怎么一个个都不长记性?”

训斥过后江母低低叹了口气

“这孩子也是脾气倔,说要将心比心,他说如果自己被叫夫人长夫人短的肯定受不了,就让江家人这样称呼你……”

听闻此言的周泽楷心里难以平复,他没有想到在这场荒谬的婚姻中,能跟他站在一起的竟然是江波涛。

周泽楷本身不善言辞,但江夫人似乎注意到了这点,这让周泽楷在只用“嗯,啊,哦”的情况下仍然交谈得愉快。

“孩子啊,你来了,波涛怎么没来呢?”不好!还是到这个问题了!刚刚还很放松的周泽楷按在茶杯盖上的手指陡然一僵,回答的语气也犹豫起来。

“江他……”周泽楷眼神有些游离
“身体不适。”

听到这个回答,江夫人很是讶异,周泽楷把头埋了下去心里觉得这个回答真笨,好端端的人怎么过一夜就身体不适呢?江夫人肯定会怀疑的。好在这个时候江波涛好像跟他心有灵犀似的及时赶了过来。

“老爷夫人,少爷来了!”
江波涛是被人扶着进来,面色还有点病态的苍白。

江母看着江波涛捂着肚子扶着腰又陷入了沉默,而在一边笑呵呵看了好久的江父倒是放下了茶杯。

“年轻人嘛,都这样的,下次注意一点别太激烈了,对身体不好。”

江波涛一个激灵,他瞬间知道这就是个误会,“不,不是的……”

还没说完他就见周泽楷一个挺身而出。
“对不起。”周泽楷因为紧张红着脸
“是我的错。”

江波涛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脚跟子都没站的住。

“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多加沟通。”从主院出来的江波涛踢着路边的石子对身旁的周泽楷这么说。

“嗯。”周泽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两个人好好谈谈?”江波涛给了随从们一个眼色遣散了他们
“边走边聊。”

江府的景色确实不错,正值春季,整个府邸蒙上层朦胧的绿,南方的空气又是湿漉漉的,走在鹅卵石铺的路上确实惬意的很。

“小周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呢?”

“一般。”周泽楷没太认真地答,他左右张望着,这个院子太大了,指不定就能在哪迷路。

“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在你眼里是那种罪不可恕,恨不得杀了的那种呢。”江波涛很夸张的舒了口气。

“你想啊,你如果把我杀了,你就自由了,就不用理这桩婚事了啊。幸好你并没有动那种心思。”江波涛好像很后怕地拍了拍自己心口。

这下周泽楷终于把视线转移到江波涛身上了,他低头笑了,“你说的挺有道理。”

如愿以偿地看见江波涛身子抖了下,周泽楷更得意了
“我会考虑的。”

“那我在死前可不可以跟你说句实话?”江波涛可怜兮兮地问,周泽楷很好心地示意他说下去。

“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多笑笑好不好?”

刚说完江波涛就跳开了,生怕周泽楷又是一脚招呼过来,但周泽楷好像并没有打他的打算,他看见周泽楷朝他这边又笑了下。

“好啊。”
周泽楷这样回答他

这人性子可真够恶劣的,周泽楷闷闷地想,但奇怪的是给他的感觉并不坏。

最终江波涛把周泽楷带到江家的湖心亭中去。那边确实是个好去处,亭子造于水面之上,朱红漆的柱子让亭子看上去很气派。

江波涛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周泽楷默默给江波涛找了这么个优点。

“有可能是名字关系,我确实喜欢水。每次有心事的时候我就来这边。”江波涛凝望着水面似乎在回忆什么,“府里也没几个知心人,来这边看看心情就能好些。”

周泽楷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也觉得心情舒畅。

“这亭子边上的栏杆我让人拆了去,这样就更靠近水面了。”江波涛坐在边上用手一下一下的掬水玩。

“江波涛……”周泽楷似乎唤了声他的名字,又小声咕哝了句“命中缺水啊!”说完他就低声轻笑起来。

江波涛不明所以,但他很好奇于是就连忙凑过去。

“嗯?你说什么?”声音突然靠近,周泽楷几乎能感觉到江波涛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太近了,真是太近了!

周泽楷下意识身子往后一缩,又伸手把江波涛往前一推,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江波涛惊呼着栽了下去,他的头还磕到了亭子的石柱上!

“江!你会游泳的吧?!”

没有人回答,周泽楷就愣愣地看着湖中心冒了几个泡后又归于平静。

糟了,真是太糟了!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