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谋害亲夫

古风
有ooc请谅解
江周大法好!

1

阳光透过从丛树叶的缝隙投下大大小小的光点,江波涛很惬意地躺在虬干上,双手叠在脑后偶尔往下瞥一眼不远处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少年是周将军家的小公子周泽楷,眉眼生得漂亮,但偏偏这个角度看起来杀气腾腾。

将羽箭搭在弓上,修长指节拉长弓弦,“咻”的声箭已穿风而过正中靶心。周泽楷就一声不吭地抽出一根根箭,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

江波涛盯也盯腻了,就在树上翘着二郎腿打起盹,忽而一根箭擦着他的脸颊边上射过,江波涛惊呼一声接着侧身一翻,他整个人就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

“你这是谋害亲夫啊!”江波涛当即嚎了起来。

“胡说!”周泽楷回头瞪了他一眼,他咬了咬嘴唇似乎是觉得不够妥当
“你根本不是!”

江波涛瘫在地上看着周泽楷的侧脸,心里觉得这个小公子生气起来还蛮可爱的,没有把愠怒放在脸上,就咬着唇蹙着眉……哦,还白了张脸。

想着想着江波涛就笑出声来,他爬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夫人可不能这么说,家中皇榜上写得清清楚楚,‘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闭嘴!”周泽楷的脸又白了一层,他袖子一拂把弓箭筒甩给身后的随从就愤然离去。

其实江波涛很能理解周泽楷的心情,任哪个大男人被要求委身于另一个男人肯定都是一腔愤懑。

江波涛也清楚得很,他自己是宰相之子,皇帝那么热情地给江周两家联姻说到底就是场阴谋。

本来两个男人结婚在这个不开放的时代是无稽之谈,可偏偏皇帝找来个神秘兮兮的阴阳师说什么江周两家必须结成连理,否则天下大乱。作为江家独子的江波涛听闻也是感慨万分。

江波涛在此之前是对爱情神往的,因为他父母的爱情就是那样羡煞旁人,母亲虽是女性但巾帼不让须眉为父亲政事出谋划策,他们是恋人也是知己,只是后来一胎小产,自此之后的江波涛就成了江家独子。

半月之前,新婚之夜,洞房花烛,外头鞭炮声不绝于耳,各路品级的官员都笑吟吟地说着祝贺,江波涛被那些人拉着灌了一肚子的酒,醉醺醺的脚都站不住。

“这酒,我该喝的都喝了,你们知道我以前不喝酒的,够赏脸了的吧?”江波涛含含糊糊地说着,旁边的官员一个劲地点头说是。

看到他们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江波涛扯着嘴角笑“既然够赏脸了,新娘那边你们就别去闹了。”

围在一边的人都以为江波涛是醉了,就调笑道“不能不能,闹洞房这环节不可以省!江公子不会这点情面都……”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脚踹翻在地上龇牙咧嘴地痛叫。

罪魁祸首江波涛完全无视周围惊愕的面孔捂着头“哎呀呀,我这头疼的厉害,如果接下来做了什么不给面子的事还请多多见谅啊!”

虽说江波涛嘴上还挂着笑,但不难看出那笑容寒碜碜的眼底更是一派冰霜。周围的人顿时噤若寒蝉,举着酒杯的手不知道该放下还是就一直这么举着,直到人群中一人说“散了吧,都散了”所有人才松了口气。

到了吉时,江波涛接过喜娘手上的称杆迈了进屋去,顺手就关了门把喜娘们也拦在外面。外面的姑娘都只是笑呵呵说他心急,也没埋怨什么。

连贯做完一系列动作的江波涛面对着盖着红盖头的人却僵住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这位“娘子”,而且两人从未见过面,江波涛只是听喜娘那说周家这小公子是眉若远岱眼如星辰。

“你们当时还说我英姿飒爽,剑眉星目呢……”江波涛咕哝了声,又不安地坐下来斟了杯酒,他就瞧着坐在床上的周泽楷一动不动。

“我说,你先睡吧,我待会打地铺。”江波涛对那边的新娘子说了声。

“哦。”他听见那边的人发了个单音节就没了下文,不过他承认就这一个字那人的发音也是好听极了。

“你这盖头还是我给你揭吧,人生也就这么一次,是吧?”江波涛起了捉弄人的念头,带着笑意的拿起杆秤,他心里其实也是七上八下的,他和周泽楷素昧平生,今日就突然成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对方又是怎么看待这场婚事和自己的呢?

盖头被一点点揭开。

果然是,眉若远岱,眼如星辰。

“你可真好看!”江波涛由衷赞叹道,周泽楷抬眼看了看他也不说话就开始解自己身上的扣子。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波涛制止了周泽楷的动作,然后抱起他身旁的被子铺在地上“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今天我们是第一天见面你对我一无所知又是被迫嫁给我,我对你确实有愧疚之情的,以后在江府我给你无条件的自由好不好?我们可以对内以朋友身份相处,对外演演恩爱什么的……”

“别说了。”周泽楷打断他的话“睡觉。”

江波涛就见周泽楷向里翻了个身,干脆不理他了。江波涛捏了捏眉头,他突然又意识到一件事,这他大婚的第一夜就打地铺那他以后的日子都该怎么过啊?想到这他一阵寒颤,觉得这地上睡着是真的特别冷。

虽说夜里很凉,但新奇的是江波涛第二天是被热醒的,他用手胡乱一摸发现自己身上又被盖上了层被子,从里边挣脱出来抬眼就见着了周泽楷。
依然是冷若冰霜的脸,但江波涛还是无可救药地觉得这人好看的要命。

“周公子?……”江波涛试探着叫了声,周泽楷没理他。

“夫人,娘子?”周泽楷身型一顿,转身就狠踹了江波涛一脚,江波涛捂着肚子冷汗涔涔。

“小周……昨天你是想热死我,今天是想踹死我,你这是要谋害亲夫啊!”

周泽楷看江波涛痛苦的样子觉得自己是做的有些过了,出于一丝歉疚他把江波涛拖到椅子上。

“没有。”周泽楷给他递了杯水。
“没想害你。”

坐在椅子上的江波涛顿时眉开眼笑,“我知道,小周不是故意的,我叫你小周你就理我了,你喜欢这个称呼?”

“你故意的?”周泽楷突然脸色又冷下来,他指着江波涛的肚子蹙紧了眉“骗我?”

江波涛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周泽楷见他这样更是脸越涨越红。

“踹死你算了!”
周泽楷嘭的声摔了门,留下江波涛一个在房里欲哭无泪。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