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昊翔】祝你天天可乐

#生日快乐呀!




孙翔的眼睛盯着手机屏直发酸,他大拇指不停地刷动着某宝页面,从“让男人热泪盈眶”到“让女人泪流满面”没一个礼物是让他觉得称心如意的。

烦,玩荣耀盯那么长时间的电脑屏眼睛都没像现在这样异常不适,孙翔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哼哼着把手机丢到一边去,要不是唐昊要过生日了他至于在这里跟个小姑娘逛商场似的挑三拣四货比三家吗?正躺床上神游唐昊一个电话打过来又把孙翔的魂儿给收了回来。

“在干嘛?”

“逛某宝”“挑礼物”等词呼之欲出可孙翔想了一下给咽了回去,他在床上伸伸腿用一副慵懒的腔调回答,“没干嘛,这不闲着无聊嘛,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会,“没事,就想听听你声音。”

“卧槽…”孙翔一下子从床上翻腾起来,他嘴角上翘语气里是止不住的兴奋,“唐昊,你这话意思是不是想我啦?”

唐昊刚刚那句真是一记直球正中红心,乐的他感觉身后背景墙上正一朵朵绽着粉红色的小花儿。

“啧。”唐昊略为嫌弃的咂了下舌,孙翔听唐昊声音都可以脑补出他脸上的小表情,额头上皱出个川,眼睛也跟着会虚虚眯起来。

“行吧行吧,就是想你了。”

“嘿嘿,我下周去你那。”

“知道,到时候去接你。”

刚刚还躺着对着挑礼物这事累觉不爱的孙翔这会子开始神采奕奕滔滔不绝地和唐昊讲一些最近发生的趣事,讲了一会孙翔突然想到有件很重要的事,自己不是正愁不知道礼物送什么吗,旁敲侧击地问问不就得了。

“你最近有缺什么吗?就是日常用的东西什么的。”

“没有”唐昊回答的干脆。

没有缺的,孙翔懊恼,那还怎么挑礼物哦,孙翔迟迟不接话唐昊那边倒是轻笑出声。

“生日那天你把自己带着就行。”

他怎么就知道自己问的是关于生日礼物的?虽然被戳破但孙翔决定挽救一下。

“啊…啊?怎么话题岔到生日啦?我刚刚就随便那么一问,挑礼物那么费神翔哥肯定不干,不用你说我都只空手人去。”

明明唐昊看不到孙翔还举着手机坐直了身子郑重其事的点了两下头以加深其可信度。


唐昊生日当天孙翔乘了下午的动车,到车站时唐昊果然在地铁站口等他,孙翔背着双肩包就飞扑过去。

“唐昊你怎么那么显眼,这儿人流量那么大你被认出来就完了。”

“显眼?”唐昊把墨镜往下挪挪,这已经全副武装了,混在人群里那么长时间都没见有人把他给认出来,不过在孙翔眼里他搁哪都是个发光体两眼一扫就能自动标记似的把唐昊从人群中圈出来。

恋人之间好像都这样,认为对方的姿势目光甚至周围的气场头顶的空气都是与众不同的。

“对了,你俱乐部那边没活动?”

“这不是你来了吗,我还能丢你一个自己去参加活动怎么的?”

“那是你之前也没说你有活动安排,我坐上动车才突然想起说不准俱乐部会给你办生日宴这档子事。”

“有是有。”唐昊就拽着孙翔的手一直大步往前走,“不过我不喜欢就推说家里有事给逃了。”

俱乐部操办的生日宴一般都是打着幌子圈粉丝们钱的,人情味太淡钱臭味重的很,也好在孙翔来了让唐昊又多了一个挣脱的理由。

“不会吧…那就是我们晚上不去俱乐部?”孙翔回过神来,唐昊骗说回了家那他肯定不能晚上再出现在俱乐部的。

“嗯,去宾馆住一晚。”唐昊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对孙翔露出了个痞气十足的笑“莫泰如家还是格林豪泰?”

两人最后选择的是一家离俱乐部很近的宾馆,一来是地理位置方便二来是唐昊办了这家的卡订房有优惠。

“喂,唐昊,我总觉得我来过这。”孙翔进了宾馆大厅东张西望。

“麻烦一间大床房。”唐昊出示了身份证,他转头回答孙翔,“三四年前你是来过。”

那时唐昊还没进呼啸,联盟为了促进七期间的友谊给他们安排了聚会,不过七期分布地区太广联盟考虑到众多因素然后把聚会地点订到n市。

少年间互相了解后还可以就近去呼啸俱乐部参观并借用训练室作练习。

“哦!想起来了。”孙翔一拍脑袋,“那天刚好也是你生日。”


七期生们打了个酣畅淋漓后被安排到俱乐部附近的宾馆休息,然而联盟给他们订的是双人标间,他们就决定抽签分组,好巧不巧孙翔唐昊就是一组。

“完了完了,天雷勾地火。”刘小别在一边偷笑等着吃上一口瓜,邹远提议自己跟唐昊一间结果被室友袁柏清一下勾住脖子,袁柏清还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小远你舍得我一人独守空房吗?”

“跟他一间就跟他一间。”孙翔不屑的嗤了一声就大步向前台走去领房卡,结果在押身份证时孙翔摸了半天都没摸着。

“押我的。”面前“啪”的被拍上一张唐昊的身份证,孙翔偷偷瞄了一眼,身份证的照片比真人难看了十倍,他心里立刻爽了许多,接着孙翔又瞄到了出生日期,上头赫然印着“4月16日”。

嚯,可不就是今天吗?

进了宾馆房间两人把包丢在床上就个干个的了,毕竟之前闹过不愉快两看生厌觉得和对方多说半个字都是浪费口舌。

太安静了,孙翔烦躁的翻了个身,他连消消乐玩的都卡关了,孙翔不习惯这样的静,他身边的一切都该是热烈的,生机勃勃的,而不该像这样连花洒漏下的水滴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孙翔抓了抓头发,一翻身起来,他拉开背包拉链从里面掏出一瓶未拧开的可乐,犹豫了半天把可乐递给了床上的唐昊。

“这都拧不开?”躺床上的唐昊在翻阅电竞杂志都没有抬眼看孙翔,他明显会错了意。

“不是,给你的。”孙翔见唐昊不接就“咚”的下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看见今天是你生日。”

“哈?”唐昊从杂志上移开目光,他轻笑“我差点都给忘了。”

“送你可乐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可乐,万事可乐。”

孙翔一本正经的念着搞笑的台词,唐昊都快被他逗乐了,这样的孙翔不像平日里那么横虽然上挑的眉梢还是那样盛气凌人但现在看起来多了点可爱味道。

唐昊看了看放床头柜的可乐拿起来朝孙翔晃了晃“谢了。”

唐昊其实有好几年不过生日了,因为自己不在意别人也不会刻意提醒,像这样最简单的生日快乐的祝福他都很少听到,这次被孙翔一提他心里翻涌出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我是挺讨厌你的。”孙翔摸着床沿坐下。

“有可能是我们脾气太像了吧,物理老师不是说了嘛,同性相斥的。”

孙翔其实就是心直口快,唐昊盯着他直皱眉,他还没见过几个人直接当着别人的面说“我讨厌你”的,更何况这人之前还“示好”一样的给他送了生日礼物。

“可一般讨厌一个人就该绕道而走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到你就想把你怼到jjc然后打个你死我活看谁更强。”

“巧了。”唐昊勾勾嘴角把拧开的汽水给孙翔,“我也这样想的。”

刺啦刺啦冒着泡的汽水一股脑地涌进喉咙,凉得身心舒爽头皮都有发麻的感觉。

两人约着去jjc打到深夜,第二天起脸上都挂着黑眼圈,出门还遭到了刘小别袁柏清的调侃。

“啧啧啧,我说啥,他俩肯定会‘打个火热’的,你还不信。”

袁柏清一脸“你胖你有理”,“对对对,别哥有通天法眼,我等凡人自然望尘莫及。”


十五六岁的年纪,只要开天窗说亮话就没什么心结,两人关系也突飞猛进。

“孙翔他就心高气傲惯了,加上他之前又没碰上几个真正意义上的对手碰到唐昊才会有这种化学反应,既本能的排斥唐昊又想接近和他一决高下。”刘小别如此分析。

袁柏清对他的结论瞠目结舌,“别哥,牛逼。”然后袁柏清又盯着唐昊孙翔两人的背影贼兮兮一笑,“要不是你说,我还以为他俩昨天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那啥,你懂的。”

“薄情同志。”刘小别神色严肃“咱还未成年,说话注意点。”

孙翔唐昊由见到对方冷哼一声互不搭理到互掐对骂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们关系有了质的改变。

“你一开始见我肯定想‘我跟这人不对盘,不鸟他’这样的吧,现在是不是超打脸?”孙翔想到唐昊以前再看看现在不由挑眉调笑。

“以前吧,不算太了解你。”唐昊一本正经地回答。

“了解你之后吧,更想打你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孙翔进了低谷期,那一年唐昊有了固定的粉丝群,在他生日时有很多人为他庆生给他寄去礼物,可这里独独少了孙翔,直到第二天孙翔才私信了他。

还是和之前的台词一样,一点创意都没有。

“生日快乐啊,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可乐,万事可乐!”

唐昊不知道孙翔发生了什么,也许是坏到极点的事,但孙翔不主动说他就不会去问。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要别人的同情和安慰,你只要足够相信他就好了。

好在孙翔本身就是小太阳,阴霾又能遮住他多久呢,他很快又是意气风发盛气凌人的模样,于是后来孙翔在唐昊面前嘚瑟时唐昊都会吐槽他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孙翔吐舌“跌倒了又跌的是傻逼,跌倒了趴坑里一蹶不振的也是傻逼。”

然后他捧着唐昊的脸靠近自己,“你快瞅瞅,翔哥现在是不是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

有是有了一点,少年的身体长得快,个子在这几年猛蹿,脸上也褪去了婴儿肥露出坚毅硬朗的轮廓,孙翔是好看的。

好看到他一靠近,呼吸一喷洒到脸上,那颗心就开始狂躁的跳动。


大概在20岁那年唐昊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孙翔的,说不上什么原因,这种感情自己就日积月累起来。在生日那天孙翔被轮回全员推出来当轮回代表送生日祝福,他手上提着一只轮回为唐昊买的大蛋糕,一开口却有点结巴。
平时怼得溜,一到正经场合就想不出什么正经台词了。

“那个…唐昊选手,我代表轮回俱乐部祝你生日快乐…”

还“唐昊选手”,平日里“日天”他都没少叫过。唐昊特想捉弄他一下。

“还有呢?生日快乐后还有呢?”

“天天可乐,万事可乐。”孙翔顺畅接道。

就知道还是这句,孙翔几乎年年都是这句,唐昊本来还以为孙翔对人人都这样,但后来发现孙翔在别人生日上“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什么的张口就来,成语背的一溜一溜的。

“你怎么就在我生日上说‘三杯可乐’?”

“这不刚好说明你地位特殊”孙翔撇嘴,“一开始见你的时候你就皱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所以祝你‘可乐’比较贴切。”

孙翔很不适应这种又热闹但因为被记者围着又特拘谨的场合,他在台下和唐昊咬耳朵。

“一般这什么说祝福词的都是江副来做,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临时就把我推上去了。”

孙翔又往后瞄了瞄站在后排的队友们,杜明吴启他们本来在伸长脖子往唐昊这看,看孙翔回头他们又一下子缩回去。

“总觉得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孙翔小声嘟囔。

这个“秘密”在下半年唐昊向孙翔表白时被揭晓,杜明吴启告诉孙翔他们早就看出来他俩有奸情,怕是全联盟都看出来了,就两个当事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当时我们都以为你们是藏的好。”杜明感慨,“后来才发现你们只是反射弧长。”


现在则是他们成为恋人后唐昊要过的第一个生日,孙翔觉得成为恋人后的第一个生日应当要特别有意义,不能像以前那样马虎应付,所以他要认真想想。

结果认真过头,逛了街发现一款对戒特别合他心意他一时冲动就买了下来。

现在这个环境…孙翔摸摸裤兜里的蓝丝绒盒子,会不会进展有些太快啊?在孙翔的意识里送戒指就是求婚,他掌心稍稍渗出了些汗珠,大床房,唐昊现在在浴室里冲澡,顺着水流声就能脑补出一些香艳的画面。

等他出来自己说什么好呢?

“生日快乐,二十一也老大不小了,你考虑考虑以后就跟了我吧。”

不对,二十一其实还算是当打年纪吧,现在就订下婚姻大事太草率了,要不这戒指就留到二十六七再送?反正肯定能走到那一天。

孙翔又用指尖把盒子往里头推了推。

那也不行啊,他就准备了这么个礼物,到时真成空手人来了。

孙翔还没想清思路唐昊就裹着浴巾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出来了,从这个角度还能清晰看到有几颗水珠从唐昊的胸膛上滚过。

唐昊这是赤裸裸的暗示!孙翔感觉自己有点憋不住,直接凑到唐昊身边想都不想就摸出了那个蓝色丝绒盒子,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红,话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口。

“那个…唐昊,生日快乐。”

“还有天天可乐,万事可乐?”

“不是,今天我说点其他的。”孙翔把盒子打开,一对银色戒指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

“这个你先收着,等我们二十六七了,我再给你补个求婚呗。”

唐昊盯着孙翔若有所思,这家伙原来是一直把自己当成上面那个了吗?他到底哪来的自信,刚刚他说的委婉,说的直白点就是“老子想娶你。”

“行,我收下了”唐昊接过放在了床头柜上。

“你不喜欢?”

“没,不过我更喜欢眼前这个。”唐昊用手勾住孙翔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我不是说了,带你自己就行。”

唐昊用实际行动断送了孙翔这个“求婚”把唐昊“娶”回家的梦想,第二天孙翔窝在被子里哼哼唧唧,早知道戒指就不拿出来了,送瓶可乐都比这个强,而且还不需要费神想台词。

直接照以前的台词念就可以

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可乐,万事可乐。


评论(1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