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昊翔】竹马竹马





孙翔病恹恹地躺在床上,脑袋上敷着块热毛巾,咯吱窝里夹着温度计,脸颊上有两坨夸张的高原红。

不爽,孙翔非常不爽,不过他不爽的原因不是生病难受而是他觉得这样里三层外三层裹着的样子简直逊毙了,自己这么觉着也就罢了,唐昊竟然也这么觉得并且还不加掩饰地表达了出来。

“靠…”孙翔瘫在床上,他特想怒吼着质问唐昊“这就是你对待病患的态度吗?”无奈嗓子痛只能干瞪着在床边削苹果的唐昊。

“别瞪了。”唐昊停下手上的动作瞥了眼把自己闷在被窝只留两只凶神恶煞的眼睛露外边的孙翔。

“有本事病好了起来跟我杠。”


孙翔和唐昊属于那种从小光屁股玩到大的那种,有时候孙翔会发出一些无意义的感慨,为什么别人都是青梅竹马系列到自己这就是跟一糙老爷们,有可能是这栋居民楼阳盛阴衰全是邻家男孩的缘故,邻家男孩?孙翔打量了唐昊上下,这也不算“邻家”吧。

“你瞅啥?”唐昊被孙翔盯得不自在。

“瞅你长得帅!”

“哦,天生的。”

“唐昊你这人还真是…说你胖你还给喘上了是吧。”孙翔哑着喉咙嘈唐昊没皮没脸。

“哦。”唐昊抬眼看了一下裹得严实的孙翔脸上似笑非笑,“可你刚刚是说我长得帅。”

“嘁…”孙翔在厚厚的被子下挪了挪身子。

摸着良心讲,唐昊确实够帅,反正是他孙翔喜欢的款,孙翔本来以为他们竹马竹马那么多年早该审美疲劳了,可唐昊就像是照着他喜欢的路子成长的,一年比一年顺眼。

“吃苹果。”

一颗削了皮的苹果递了过来,孙翔余光还瞄见垃圾桶里几乎没断的苹果皮,听说吃了没断皮的苹果病好得快,孙翔张大口咬了下去心里乐滋滋,唐昊这家伙还挺用心。

“苹果吃完了就喝药,怕你不喝先给你点甜头。”

“什么不喝,又不是三岁小孩,来来来,把药碗端上来,翔哥表演一个一口闷!”

等一海碗闻着就知道能苦到头皮发麻的药放面前时孙翔悔不当初。

这绝对是在唐昊面前吹过的最失败的一次牛逼。

“唐昊…”

“给我拿块糖过来。”


孙翔家里的盘子上摆放着挺多糖果,草莓味的居多,看上去是大片大片的粉颇有少女系的风格,唐昊也不知道孙翔怎么会喜欢草莓牛奶那种甜甜腻腻的味道,唐昊摸了几颗进口袋又剥了一颗丢进嘴里。

啧,还是太甜了。

大约是五六岁的时候唐昊一家刚搬到孙翔对面,孙翔给唐昊塞过一把草莓牛奶糖,趾高气昂的小孩看着对门新来的扯着嗓子喊

“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

没经历过变声期的嗓音脆生生的,说出的话欠揍人倒是格外讨喜,唐昊的妈妈观其甚喜把小孙翔搂进怀里不住地揉他毛茸茸的头发逗他“给我做小儿子吧。”

孙翔一个劲的往外钻愣是没钻的出去,唐昊就由着不靠谱的老妈蹂躏那个看上去咋咋呼呼的小子,自己一件件把行李拖到家里去。

等折腾的差不多的时候唐昊从兜里摸出一颗糖吃了,甜的牙疼,串门回家的老妈还跟他念叨那个对门的小可爱,“那孩子叫孙翔,这名字听着就挺可爱的是吧?”

这是怎么听出来的?唐昊觉得他妈真不靠谱自己就简单应付了句“还好”。

用自家老妈的话就是孙翔是吃着可爱多长大的,自己是吃着炸药包长大的,感情孙翔才是她亲儿子,而且孙翔那家伙哪里可爱?唐昊脑中浮现的全是孙翔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样子,想着想着又不自觉的笑起来。

化在嘴里的草莓糖浆甜滋滋的,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甜,但也不难接受。

“唐昊,糖!”唐昊过去的时候孙翔正捏住鼻子往嘴里灌药,因为感冒鼻音重像是撒娇要糖的小孩。

“怎么没一点长进?”唐昊往孙翔嘴里塞了颗剥好了的糖果,“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这种甜的。”

“这要什么长进,这叫用情专一!对喜欢的东西从头喜欢到尾!”


孙翔确实对喜欢的东西有种类似执着的专一,喜欢的维尼熊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床头,喜欢的歌能听很久,这喜欢的人也一直没有变。

有的时候孙翔会打着游戏单曲循环着他喜欢的歌,那些歌唐昊也很熟悉基本是前几年流行的,唐昊听到会不自主地跟着哼哼然后问孙翔怎么听以前的歌,这时孙翔就会很沧桑地回答“时光一去不复回,往事只能回味。”

“装逼如风。”唐昊点评。

“常伴吾身!”孙翔接道。

他们俩基本就是靠这么点迷之默契和谐共存的。

可要说一开始,唐昊其实并不喜欢孙翔,原因是自家老妈胳膊肘往外拐老把他夸到天上去,说孙翔会背几首古诗了那也就算了,那小屁孩往人家脚边扔擦炮到底有什么好夸的?后来昊妈告诉唐昊孙翔扔的是那个老吓唬女孩子的小男生,唐昊就对孙翔改变了态度。

如果两个人同仇敌忾,那么他们就能光速成为好朋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搁谁身上都挺管用。



现在他们的关系是好上天了,穿过同一条裤子,吃饭用过同一个勺,就连对方生病了都第一个赶过来照顾。

“哎,唐昊。”孙翔歪了歪头,唐昊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书,光线有点暗孙翔看不太清书名,“你在看什么?”

“《如何照顾生病中的傻逼》”

“你大爷!”孙翔气得想扑腾起来挠他。

“病好了随你怎么折腾,你现在能不能就好好睡个觉?”

唐昊八成是嫌坐在这无聊,等他睡着了好先行一步去开机打游戏,孙翔气闷的脑壳子疼就开始胡思乱想。

现在初中他们不同班,谁先下课就去对方班门口等对方下课然后一起偷摸着去打游戏。

有可能是唐昊半倚在教室窗台边的姿势太过酷炫,吸引了孙翔班上好几个女生,孙翔三番五次地被拜托给唐昊送情书。

也不知道唐昊是凭什么异性缘好到令人发指的,不过唐昊从来都是拒绝态度,孙翔有问过他怎么不处个试试,当时唐昊直言说恋爱妨碍打游戏。

孙翔想唐昊等他下课不会也是为了方便打游戏吧,那简直就是塑料兄弟情,不过自己摸上鼠标键盘其他事也会忘得一干二净根本没立场嘈唐昊沉迷游戏。

“唐昊我睡觉了啊。”孙翔半眯着眼。

“哦,你睡。”唐昊只是应了声然后慢悠悠用手指翻来一页书。

“你不去打游戏?”

“你在这呢我打什么游戏?”唐昊觉得孙翔的脑回路真是清奇。

“靠…我想多了,还以为你趁我睡着了升级刷怪,你在这怪无聊的,要不我和你再聊一会?”

“别,你好好休息吧,我看书呢。”唐昊拒绝了他。

“什么书?”

“《如何避免与一个傻逼聊天》。”


躺在唐昊腿上的那本书是《电竞之家》,唐昊有打算以后往电竞职业圈发展,他也跟孙翔商量过这件事,两人当场一拍即合促膝长谈了一下午。

正值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的少年期,他们你一言我一句地描述出属于他们的盛世。

“总有一天,全世界都会知道我的名字!”

算了,就随他中二一下吧。

唐昊伸出拳与他轻轻碰撞。

“还有我。”


然而两个星期前还怀揣着雄心壮志的人现在正裹在被子里打喷嚏抹鼻涕,孙翔很憋屈。

“你那是活该。”唐昊竟然还这么说他,孙翔更憋屈了。

在年前孙翔和唐昊大吵了一架,其实这也不算稀奇,他们这对算是从小吵到大,不过唐昊很正经的和孙翔约法三章过。

不管因为什么,意见不和我们可以吵,吵到打起来都没关系,但不要闷心里,毕竟我俩都不是那种有耐心猜对方心思的人。

而这次唐昊说了重话伤了他自尊让孙翔心肝脾肺疼。

吵起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来着,孙翔已经忘了,他只知道现在他的脑袋嗡嗡的响,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咬着牙闭上眼就夺门而出。

其实孙翔出来就只是想透透气,那种压在心里的窒息感简直能要了他的命,而等他清醒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跑出去好远。

傻逼惨了。

跟个狗血电视剧情节似的,跑什么呀,应该揪着唐昊领子说“老子最牛逼,老子就是真理”的。

就在孙翔后悔时,老天开始按照狗血剧的模式飘起了雨,绵而不断,孙翔骂了声便双手遮头在雨中狂奔。
紧接着他就成了现在这副惨状。


“喂,我们当时到底因为什么吵的?”

“忘了。”

“靠…算旧账都不行了。”孙翔小声嘟囔。

“还算旧账?你也不看看现在照顾你的是谁。”唐昊给孙翔端来一杯温白开,“早知道让着你好了,不然你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倒霉的还是我。”

“谁要你让,我跟你说,这次我只是脑子一热。”

“还只一热,你看这都烫多久了?”唐昊伸手探上孙翔的额头,“这温度往上搁两鸡蛋都能炕熟。”

“又不是一码事,唉唉唉,你这手要放多久啊,现在男男也授受不亲!”孙翔拍掉了唐昊搁他额头上的手 “过会温度就下去了,翔哥这底子在这呢!”话刚说完孙翔就又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唐昊…”孙翔生无可恋。

“再冲碗感冒冲剂吧,记得带糖。”


孙翔在干完一碗药后麻溜地剥了颗糖进嘴里。

“这糖有色素,吃了后整条舌头都粉的。”

“舌头本来就是粉的。”

“不是那种粉,你看,是这样的。”孙翔伸出舌头指给唐昊看,撩得唐昊心烦意乱。

唐昊想,等哪天成为职业选手变得万众瞩目,到那时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的上前吻住他。

而孙翔嚼着糖,心里也乐滋滋。

等哪天实现了梦想,牛逼哄哄的站在那璀璨的舞台上,那就跟唐昊表白。

台词都想好了,到时就说

吃了我的糖,你就是我的人了!

评论(11)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