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江波涛的春节回家聊天指南





1

轮回的队内聊天群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名字里有“聊天”二字但很少有队员在里面闲聊,群内日常冷清,这群通常只发挥消息共享和掷骰子决定由谁订外卖这两个作用。

其实这样的现象很容易解释,不是队员们之间缺乏沟通而是他们几个低头不见抬头见,互相之间有什么八卦趣事只要一张嘴呱唧呱唧整个战队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当队员们不经常使用群聊成了一种习惯那就会导致他们放假回家都有一种队友失联的错觉,杜明直言,这种感觉跟家里的猪丢了是一样的。

“这个…春节放假回家我们要多联系,可以说说家常什么的,最好一周开一次群视频…”杜明在收拾着行李的江波涛身边滔滔不绝,“江哥,你除了想队长之外你一定也要记得想我们…”

“小明你这演技就有点浮夸了。”江波涛把被单折叠好塞进箱子里,“至于吗,我就回去几周而已。”

“怎么不至于了?我们是好兄弟啊,兄弟情深啊!”杜明一副掏心掏肺状。

虽然杜明这么说了,但杜明完全没有履行他这个“多联系”的承诺,翻开手机群聊记录就停在江波涛的“出发了,年后见。”和众人的“一路顺风”还有周泽楷一个“好”字上,接下来就是一片风平浪静,群里成员该潜水的潜水该装死的装死。

江波涛倒也没在意,不过在过节的前一周的一天这个群的平静被打破了,江波涛看到那个冷群消息被刷到了99+有点不可置信,点开屏就是杜明的嚎啕

“来人啊,救命啊,我还是个宝宝啊!”

无浪:怎么了?刚刚看这阵势我还以为谁把黄少天前辈拉进群了呢。

云山乱:我们在谈春节回家面对的那些七大姨八大姑,讲真,这种极限挑战真是使人神经脆弱啊。

无浪:真假的,这么夸张?

一枪穿云:真的😣

无浪:小周我可以理解,被那么多人盯着盘问一些事肯定不舒服的。

吴钩霜月:难道我们就不能被理解吗?江哥你能体会到我一个大好青年被一次次问相亲的心情吗?

无浪:嗯…那是你们的交流方式需要改进。

2

之前的江波涛确实没有觉得被问东问西是一件太过头痛的事,主要是他摸清了问问题者的套路,一般问你成绩的阿姨她们都是想夸夸自己家孩子成绩怎样的优秀,问奖金多少的也并非是想得到个具体数字而是想告诉你我的生活是怎样的幸福美满,问年后有什么打算的那就是对方没什么话题了,他想要转移你的注意力并希望你给他一个装逼的机会。

弄清楚一个人的目的后你回答问题的思路就不会再受限于某一点,就拿第一个成绩来说,江波涛在上学期间成绩中下游,说出去不算太好听的成绩却并不妨碍他在亲戚间游刃有余的交流。他的回答模式是“‘还好一般‘加上对对方儿子的‘听说式‘夸赞,最后再说自己求上进的决心。”这样一来二去你好我好大家好。

江波涛就这样凭着他自创的过节指南顺风顺水过了好几年。

然而江波涛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年他的指南失效了,就在一个看着还挺眼熟的大姨亲昵的摸头抚掌下,他沉默无语了很久。

“小江一直讨人喜欢,有没有对象呀,我同事家有一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女孩也单着呢…”

以前江波涛的回答非常流畅,“没什么恋爱的想法,工作还处于上升期也不太方便处对象。”

那个时候义正言辞,今年就不好说,因为他有恋爱的想法了,他还有想追求的人。

如果回答和往年相同的内容那就有点违背自己的本心,但如果直接说有心上人了又不免会遭受无止尽的追问,在年底人们好像总是喜欢没事找事地出来八卦吃瓜。

见江波涛不说话,那个大姨便呱唧呱唧讲了下去,夸了不少女孩的优点,什么恬静大方,举止得体,有可能女孩是挺不错的,可江波涛的心思却全飘忽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他的优点是说不完的,江波涛扬起唇角笑了笑,他像温润的玉透明干净,但他又是有棱角的,他不多言语但你能清楚感受到他对某些事物的坚持,他才是最好的。

“抱歉啊。”江波涛打断了大姨的话,“我已经有心仪的对象了。”

“哦…那你说说…”

“我现在还不够优秀,所以现在是追求的阶段,等八字有了一撇我一定会把他隆重介绍给你们。”江波涛面带微笑,把茶推给了对面叨逼了很久的亲戚。

喝茶吧您呐,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江波涛的内心已经面临抓狂。

3

无浪:小明,我现在有点明白你的感受了。

吴钩霜月:江副你不会也被“逼婚”了吧?

无浪:是啊,今年是怎么回事?

吴钩霜月:大概是电竞行业的认可度提高了,我们又是单身,所以成了“香饽饽”了。

残忍静默:不瞒你们说,我刚刚才从相亲场上回来。

云山乱:可以呀你,有没有相中的?说不定回来你就不是一条单身汪了。

残忍静默:没…也不是相不相中的问题,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一枪穿云:@无浪 逼婚?

无浪:跟逼婚差不多,就介绍相亲对象什么的。

一枪穿云:呃…你接受了?

无浪:没有啊,我说我有心仪对象了不过还没追求成功,等成功了再和他们说。

云山乱:学到了学到了,江哥就是6,一击即中还阻止了追问。

一叶之秋:@无浪 江哥你心仪对象是谁啊?
吴钩霜月:@一叶之秋 笨呀,副队那是缓兵之计!

江波涛在屏幕前舒了口气,队友们都清楚自己和周泽楷的关系好但似乎并没有往“爱情”这个方面想,有点侥幸却又有点失落。

一叶之秋:哎呀,我还以为江哥说的心仪对象是队长,我看江哥他只跟队长好,再说也没见江哥撩拨其他人啊

这就打脸了…江波涛略尴尬地喝了口茶,紧接着“叮咚”一声周泽楷给他发来一条私信。

小周:谁呀?

你说的心仪的对象是谁?

江波涛:这是计策,小周怎么也信了?

小周:哦…好吧

江波涛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再向周泽楷坦白,他实在做不到那种硬着头皮上大不了失败了以后做好兄弟,因为江波涛清楚有些东西戳破了就很难维持想要的原状了。

4

一般人过节时为什么会烦亲戚们的提问呢?其一是因为他们问的问题一般都有点涉及隐私,是你难以直白说出口的,其二就是问的次数太多,七大姨八大姑们都要过来问一遍这个问题。当两者合二为一时,它就有爆炸性的效果,试想一下,让你回答一个你并不想回答的问题还非要你回答个七八遍,这种操作可以说是非常令人窒息了。

江波涛现在就有这种窒息感。

他不太清楚已经有多少人问过他这个关于对象的问题了,要是第一个他还可以说服自己人家是为了和后辈沟通或者是礼貌性关心,可到了后面提问者源源不断起来,这就让江波涛强烈怀疑他们是排队吃瓜看戏来的了。

“表哥,稳住!”表弟突然过来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嘿嘿,他们对你的‘心仪对象‘很感兴趣哦!”江波涛看了幸灾乐祸眉飞色舞的表弟一眼冷漠道“你寒假作业写多少了?”

“不提这个咱还是亲兄弟!”

“哦…”江波涛表示愿意换个话题,“说说你今年期末班上排第几,学校奖学金你看有没有希望?”

“表哥你从哪学的变这么坏!我跟你讲你不能这样以怨报怨,这样我们就冤冤相报一代代的荼毒下去了!”表弟义正言辞,待他发现江波涛并没有问下去的意思他又暗搓搓地凑到江波涛跟前去。

“你那个‘正在追求的对象‘到底是搪塞他们的还是真有行情了?”

“真有。”

“哇靠!”表弟兴奋睁大眼睛,“透露点嫂子的消息呗,就一点点…”

表弟是个很直率的孩子,可爱又懂事一直以来都和江波涛相处的不错,江波涛看他学电视上女孩撒娇那样不住眨巴眼的卖萌,小心脏有点hold不住就干脆和他说了。

“你最好不要说出去,不然你那张七十多分找我代签的试卷有可能就会不经意的出现在你妈面前了。”

“不说不说!”小表弟竖起三指信誓旦旦。

“他啊…”江波涛试图搜肠刮肚用尽词汇去夸赞他,可一张口就哑了火,想了一会江波涛又低下头低声笑了起来

“他啊…是个秘密。”

“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表弟有点不满的嘟囔。

“不过我看的出来,你这是栽了,你肯定超级超级超级爱他。”

“你刚刚都没看见你那眼神,就像中了邪似的,从你眼睛里好像都能看见你说的那位,就感觉吧,你好像是想说他是天下最好的,全世界都会喜欢他,嗯…哥,你一定要把嫂子带回来。”

江波涛揉了揉表弟的脑袋,“那你觉得我和你小周哥哥怎么样?”

“什么意思?是问你和小周哥哥相比吗?!”小孩好像有点不可思议,“那是云泥之别呀!小周哥哥比你好太多了…不对,哥你是不是又想转移话题?”

真是塑料兄弟情,江波涛恶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脑瓜嘣。

5

好像自从有了“春节回家和亲戚间的聊天”这个话题,轮回队内群活跃了许多,只要某位队员才从“战场”上下来那群里的消息就会分分钟到99+,战斗力爆表。

笑歌自若:我这是错过了什么?这还是咱们以前那冷群吗?刚陪媳妇从娘家回来这才没几天你们就能这么闹腾了?

云山乱:我们在谈春节期间亲戚们那些令人窒息的问答,在座各位都深有感触所以相谈甚欢。

吴钩霜月:方哥肯定不了解我们的苦哇!人方哥是人生赢家,哪里会像我们这样成天被人问“有房吗,有对象吗,什么时候结婚啊?”
笑歌自若:……小明

笑歌自若:你有考虑过结了婚后还会被问“什么时候生孩子”这样的情况吗?

吴钩霜月:原来…大家都不容易😭

残忍静默:容我说一句!容我说一句!记不记得江哥上次教的那招缓兵之计?就那个“无中生有”,特别灵,反正之后就没亲戚再给我介绍相亲了。

吴钩霜月:@残忍静默 兄弟你也容我说一句…我觉得有可能…嗯…你是不是应该先检讨下你在相亲过程中有没有说错话什么的?

云山乱:不谈吴启怎么样,江哥那招确实对我挺实用的,后来真没什么人会聊什么相亲内容了。

一枪穿云:嗯

吴钩霜月:队长!我去…队长也这么说了?

一枪穿云:是啊

残忍静默:可队长不存在什么有心仪对象但却还是追求阶段的吧?

一枪穿云:有用的

周泽楷在亲戚朋友圈里热度不低,颜值高又谦逊礼貌工资也极其可观,各路大妈阿姨都希望他做自己女婿自然就纷纷朝他抛去橄榄枝,要说队里受这种“相亲”迫害最严重的大概就数周泽楷了。

江波涛从亲戚家串门回来后翻开群记录就看到了这些消息,看到小周用借口把他们一一劝退时江波涛脑补出周泽楷有些笨拙又特别坚定拒绝的样子,有点可爱,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可还没乐一会江波涛又愁了,情敌根本就不会因为这个而减少的,而且说不定以后他也是那个被拒者的其中之一,刚刚到底在瞎乐什么啊?

6

似乎是为了遵循某条定律,每个家中都会有一个在餐桌上特别能侃的长辈,这个长辈通常是大爷三舅或者二爷爷,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高深莫测能谈家事国事天下事又轻易亲和能讲各种时代遥远的段子。

本来江波涛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不了他讲我不听,觉得有点冷场时就说两句“大伯您说得对”“啊,这个段子好搞笑”之类的,但今年有点不同,全家上下都瞄准了江波涛,其中有个隐藏原因是江波涛一个比他大两岁的远房表哥今年已经定亲了。

“听说小江有看中的对象咯…”对面的大伯突然放下筷子开了腔,“年轻真好啊,想当年我…”
大伯开始讲述起他的故事,说一段后就对着江波涛说一句,“小江你说是吧。”

“啊?”江波涛抬起头咬着筷子尖嘴里模糊不清的“嗯”了声。

“我和你大娘那是门当户对,在一个单位工作的,工作上互相扶持,然后日久生情…”旁边的大娘给了大伯一肘子“没个正形!”

“我这是给后辈讲讲爱情观!”大伯举杯喝了口小酒。

虽说大伯有些话多但江波涛不得不承认他是羡慕前辈的爱情的,经过了长久的岁月他们依然风雨同舟。

想想自己和周泽楷也是同战队,相互扶持,联想到大伯嘴里说的“日久生情”轻飘飘可实际上哪那么容易?真要都能日久生情还哪来那么多痴男怨女?

“当时你大娘在单位里可受欢迎了,我就暗恋她,反正暗恋不需要什么成本是吧。”大伯自嘲的笑了两声,“后来觉得吧,做人不能太佛系!”

大伯这话一出,年轻人都笑了,没想到他能这么接地气。

“凡事你要的,你都必须去争取,不争取就没机会呀,喜欢的就被别人抢先一步弄走了。”

坐在旁边的小表弟嘿嘿一笑凑在江波涛耳边阴阳怪气“这是给你灌鸡汤呢哥,不早点下手当心嫂子飞走。”

“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江波涛在桌子下面踢了表弟小腿肚一脚疼得表弟直闷哼。

“现在你们年轻人不是老说‘我喜欢的人好像也喜欢我‘是个错觉吗?有的时候不是呀!指不定人就真的喜欢你这款的,要自信点!”大伯继续说着末了还给了江波涛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说是吧,小江。”

“嗯…”被点名的江波涛放下了筷子,小表弟还在一边嗤嗤笑个不停。

“是是是,大伯说得对。”

7

江波涛回家躺床上望着天花板发着呆,这几天他真是身心疲惫,以前从饭局上下来他都觉得肚子还很饿,可现在他因为没说上几句话只顾着埋头吃所以他撑得慌。

难怪每逢过节胖十斤…

放在枕头边的手机震个不停,江波涛有气无力的拿起来看那群队友又整了哪些幺蛾子。

云山乱:讲真,我觉着江哥那个“缓兵之计”有个后遗症

残忍静默:憋说了,我们大概都懂的

吴钩霜月:哎…缓得了一时缓不了一世,而且亲戚还会问你“心仪对象”是哪个型的

云山乱:哈哈哈,对对对,问这个时候我就照着“荣耀女神”说的,说她是万人迷,谁都想得到她的芳心,你们猜我亲戚怎么说的?说什么美丽的女人不可信让我悠着点。

残忍静默:流弊!我因为没找着个模拟对象经常串词。

吴钩霜月:听你们这么说我突然特别好奇队长是怎么说的…

江波涛也很好奇周泽楷是怎么应付的,大概是沉默吧,又或是笑着摆摆手。

残忍静默:队长肯定不会和我们说的,我们想象一下就好

接着江波涛就窥屏看到活跃的三个人把话题岔到其他地方去了,不过他们依然聊的不亦乐乎分外有年味。

周泽楷给江波涛的私信十分突然,江波涛那个时候正在翻朋友圈想看看周泽楷最近在干嘛,突然收到消息使江波涛一喜,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啊?

小周:你是怎么说的?

江波涛:什么?

小周:心仪对象…什么样的

原来周泽楷之前也在窥屏,看到杜明他们的调侃了,现在找自己有可能是来“借鉴”下自己的回答。

江波涛:…那你之前是怎么说的?

小周:……

江波涛:没事,不好说就不说了

小周:不是…

小周:我说他是最好的,是个秘密

8

秘密说出来那就不是秘密了。

江波涛站在窗边看天空中盛开的一朵朵烟花,五光十色,将黑色的幕布染的绚丽多彩。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家里锅灶上煮的年糕开始咕嘟嘟冒泡,电视节目里的主持人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询问着人们的新年愿望。

新年愿望啊…

希望和小周永远在一起,一直一直走下去。

而在另一头,周泽楷正忐忑的输入“喜欢你”

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在一起了吧。

评论(12)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