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昊翔】他们在房间里烤鸡


#含江周


杜明:唐队,不是我说你,感情这事吧咱还是认真对待得好,毕竟孙翔他还只是个孩子。

唐昊面对这条信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哎,不是,我说你们轮回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确实有误会,而万恶之源是孙翔在寝室偷偷摸摸买了只小烤箱。

买只烤箱没有什么不对,不对在于他还相当信得过自己的手艺,出于这种迷之自信他在周末约了唐昊,再然后就触发了一系列乌龙事件。

s市的菜肴口味偏甜,作为一个并非土生土长还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孙翔表示需要一定时间去适应,在这段漫长的非适应期间他先是买了口锅偶尔煮点面吃,到后来嫌小灶清汤寡水实在不过瘾就买了只小烤箱。

烤箱虽小倒是五脏俱全,说明书上写着烘焙的东西小到饼干大到鸡鸭鱼肉,只要使用方法正确成品都色泽明艳好吃可口。

“唐昊我跟你讲,我入手了件宝贝,双十一买的,价格公道童叟无期。”

…真的,我觉得能行,你下周末来轮回一下。”

“卧槽,你那嫌弃的语气是几个意思?翔哥都说了上次是第一次,有失误在所难免,这次绝对让你吃到爽!”孙翔拿着手机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声音明亮欢快不难听出他的兴奋激动。

恰巧路过的吴启无意听到孙翔的对话,他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宝贝、第一次,爽?…断断续续听到的内容连在一起吴启就只能脑补出一不可描述的画面,十几个大写的“卧槽”跟弹幕似的从脑海里飘过。倒不是因为孙翔和唐昊莫名其妙在一起了他不能接受,轮回一直民风开放支持真爱无敌,只是吴启觉得孙翔唐昊动作太快,瞒着恋爱就罢了没想到连大事都给办了。

在轮回周泽楷是知道孙翔偷摸着买了一烤箱的,因为他俩在同一时间点去轮回老大爷值班室取了快递。

“你买了啥?”孙翔伸长脖子看周泽楷拿的快递。

“企鹅睡衣。”周泽楷三两下扯开了包装,透明袋子里果然有一套大码企鹅连体睡衣。

“你这童心泛滥成灾了。”孙翔签着自己的快递开始对周泽楷进行了无情嘲笑。“小孩都不穿这个啦!”

“不是…”周泽楷抱着自己的睡衣摇摇头,“江买的。”听到这个回答孙翔脑子一炸,你俩到底什么关系连淘宝账号都能共用了?明面上正副队私底好基友吗?果然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拎着睡衣的周泽楷用下巴尖点点孙翔手上的巨型包裹,孙翔会意,周泽楷是想问他包裹里是什么。

“不会告诉你我买了啥的。”孙翔把东西搂紧了些。然后他小臂一用力大腿一抬把快递顶高了些便开始吭哧吭哧爬楼梯。

“哦…你加油。”周泽楷瞥了眼快递上的单子,全自动迷你家用小烤箱,好像挺牛逼的样子,就是挺重而且孙翔似乎也拒绝了他想要帮忙的好心。

其实每次约唐昊孙翔都有足够的信心肯定他最终会应下来,虽然过程是有点曲折复杂。孙翔管唐昊这样的行为叫“傲娇”,好在唐昊不知道孙翔的想法,如果他知道也许会让孙翔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周末唐昊不出所料地来到轮回,孙翔前几天兴冲冲说他找到了烤鸡的教程,要给唐昊表演一个现学现卖。

“做这东西很简单的。”孙翔把买来处理好的鸡翻了个面在上面刷油,“跟着步骤来,没什么技术含量。”

唐昊抱臂在一边看着,“你队友知道你有这玩意吗?”

“不知道。”孙翔想也不想地回答,“等这次成功了再告诉他们,不然乌起抹黑的端出去肯定会被嘲笑。”

“那你就好意思让我吃乌漆抹黑的东西?”唐昊无话可说只单纯想着把孙翔按在地上揍。

“我们关系那谁跟谁,是吧。”

“不好意思,就只是你跟我。”

另一边,轮回食堂周末为了吸引队员消费部分菜半价,于是本来就宅的杜明等人又为自己宅在俱乐部找到了十分完美的借口。

“杜明啊,这次该你打饭去养活我俩了。”握着电动游戏手柄的吴启踹了下杜明的屁股。

“行了行了,去就是了。”杜明腾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还老样子两荤一素一汤?”

“今个周末,再加个荤吧,要排骨年糕。”吕泊远双腿盘着两眼盯着屏幕一眨不眨。

被倆好基友这么使唤的杜明也不恼穿好外套就奔楼下打饭了,要说杜明吴启吕泊远三人那是情比金坚,在一起正经时候谈战术不正经时聊八卦,没什么藏得住的秘密,仨好的跟连体婴似的。

排到窗口前的杜明刚好看见了隔壁窗口买饭的周泽楷就上去打了招呼,“哟,队长,今个怎么没见副队啊?”周泽楷抬头望了望杜明,“江有事。”

“哦,那你们那层就你和孙翔了吧,你怎么不和他一起?”杜明一边问一边用手指着排骨年糕示意窗口打菜阿姨给多点。

“唐队在。”

“这样啊…”杜明把打包盒用塑料袋扎紧,“没见他们下楼去,要不我给他俩送点东西上去。”

“不用了,他们在房间里…”周泽楷停顿了下,他回忆起路过孙翔寝室时听到孙翔念的烤鸡教程,于是确信地说,“烤鸡。”

也不知道是那天风大还是杜明天生耳背,他愣住了

“你是说,他们在房间里…搞基?”

杜明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让他更意外的是周泽楷竟然表现得云淡风轻反倒是他的反应显得夸张了。

“队长…你等等,我们一起回去。”杜明拎着袋子跟上了周泽楷的步子,“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听到的。”周泽楷觉得杜明这人太爱刨根问底了。

“声音很大的吗?”

“还行。”

“我去…”杜明很欣赏周泽楷的淡定,“那你意不意外?”

看来杜明是很介意孙翔偷偷买烤箱这事,周泽楷想,于是他十分歉疚地拍了拍杜明的肩,“其实之前就知道了。”

“没告诉你们,很抱歉。”

“没事没事,队长你帮着瞒着我挺理解的,孙翔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杜明这人真体贴,周泽楷听他说完后如是想并认同的点头。

“我只是没想到他是和唐昊,感觉他们关系好像还没到那一层,不能够。”

“啊?”周泽楷有点疑惑,和唐昊一起吃烤鸡有什么不能够的?一起吃烤鸡非要关系十分密切的人吗,“关系…比如,我和江吗?”

“额…”杜明感觉自己好像又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其实…如果是队长你跟江副,我觉得还挺说得过去的。”

“哦。”周泽楷心里琢磨是不是杜明老家那边吃烤鸡比较有仪式感太过拘束了,他张张嘴想劝导杜明年轻人思想开放些。而杜明此时心态都快炸裂了,他迅速连滚带爬地逃离现场不给周泽楷留有任何喊住他的机会。

捂着小心肝气喘吁吁回到宿舍的杜明遭到损友的一番调侃。

“怎么了,被追杀了?”吴启叼着薯片。

杜明站稳脚后开始做激烈的心理斗争。不行,暂时还不能说吴启唐昊跟孙翔的事,周泽楷肯定是迫不得已才告诉自己真相的,而这种正主都没曝光的事散播出去肯定是不好的,于是杜明把餐盒放在桌上打算转移话题。

“吕泊远去哪里了,怎么没见他?”

“他呀,方前辈让他把昨天整理好的数据资料给孙翔送去。”

“卧槽…”杜明刷的下脸变白了,“现在不能去孙翔那。”

“为什么?”

“…他和唐昊在房间里…。杜明难以启齿就意思意思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姿势,“哎,你就说,你就说…”

“靠”吴启大惊失色,杜明以为吴启不能接受便连忙开导他,“也没那么突然,你看孙翔好像就和唐昊联系得频繁…”

“重点不是这个。”吴启打断了杜明的话,“我以为他们会低调点晚上去酒店,没想到光天化日就干柴烈火欲火焚身了。”

“妈的。”杜明瞪着吴启暗自咬牙,“原来你是知情人士,这么大事竟然还瞒着兄弟我。”

“不是…当时我也没弄太清楚,今天你这么一说,所有事情就串起来了。”

所以说,有一种操蛋叫不明真相的群众他们以为真相大白了。

吕泊远被吴启杜明两人围堵在房间里时是懵逼的。

“报告组织,没吃独食没有背叛革命友谊!”吕泊远惊恐地举起双手。

“事到如今,我们都知道那瞒着你也没什么必要了。”杜明夺下吕泊远手上的资料,“你现在不能去孙翔房间,因为你如果去了你会很尴尬。”

“也许这个说出来有点突然,但事实就是,孙翔和唐昊是一对。”吴启补充。

“你们来晚了。”

吕泊远愣了几秒然后很遗憾表示,“我已经去过了。”

“那你…”

“他们没让我进去,说是需要清理一下…还有,听到唐队说以后再跟孙翔一起做这事他就傻逼让孙翔以后爱找谁找谁去。”吕泊远回忆道,“现在看来…这信息量有点大。”

情侣间才能做的那种事可以爱找谁找谁的吗?

杜明吴启听后面面相觑,这信息量岂止是有点大,那是大到超过他们能接受的范围了好吗?冷静下来后杜明吴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

“渣男。”

在孙翔房间里的唐昊猛打了两声喷嚏,糊味太重,熏得他鼻子痒。

杜明吴启认为唐昊渣得太明显孙翔肯定会和他掰,然而他们下午看见这两人依旧谈笑风生,看上去恩恩爱爱甜甜蜜蜜。

“不能够。”杜明摇摇头。

“有可能二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吴启推理。

当自己的好哥们爱上一个无可救药的渣男时该怎么办?

“我觉得应当循循善诱,让他脱离苦海,劝说者一定要能说会道。”吕泊远看了杜明吴启一眼然后悠悠叹口气,“你俩都不是这块料。”

“我觉得有一人能行!”杜明突然眼睛一亮啪的拍了下大腿。

“江副。”

江波涛收到杜明的消息时并不意外,因为周泽楷跟他说杜明好像非常在意些莫名其妙的事,比如他很不开心孙翔瞒着他买了小烤炉又比如他很讲究同餐桌人之间的关系。

“应该是处女座综合征。”江波涛这么跟周泽楷解释,周泽楷信以为然。

现在杜明来找他开口就提到了孙翔。

吴钩霜月:江哥…我想和你谈谈孙翔的事。

无浪:小周和我说了,情况我都知道了,小明你听我说,其实每个人的思想观念都是不同的,有可能你认为不妥但在别人眼里很正常,就比如我平时会和小周一起但这不代表特别情况下我不会约陌生人,小明你要想开点。

吴钩霜月:…

无浪:还有就是,谁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你不要想太多。

杜明实在没想到本来自己想让江波涛去说说孙翔结果自己被说教了一番,明明说的内容是毁三观的东西偏偏被江波涛说得义正言辞有理有据。

“不是很懂你们基佬的世界。”杜明很绝望,“什么叫平时和队长一起,特殊情况会和陌生人一起?队长知道你是这样的江波涛吗?你们都这么随便的吗?”

杜明觉得周泽楷也很危险,他思考要不要告诉他江波涛私生活糜烂这个事实。

失去了江波涛这样的助攻,杜明吴启他们只能自力更生。

“我去跟唐队说说,我感觉和二翔说不通。”

杜明是个行动派,唐昊在回去的动车上就收到了杜明的信息。

“我到底怎么他了?”唐昊相当的郁闷,兄dei你对我的误会不是一般的深啊,杜明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唐昊看得一头雾水。

点开最后一条时唐昊都被气乐了,“别以为你长得帅身材好玩游戏技术不错就可以为所欲为,对二翔专心点!”

唐昊没有给杜明任何回复,这很明显就是一个误会,一个关于孙翔是喜欢他的误会。

不想作出任何解释,因为唐昊喜欢孙翔,他根本就不想反驳孙翔喜欢他这件事,如果不喜欢哪会孙翔一通电话自己就过去,哪会吃烤焦的烤鸡也毫不在意?

孙翔晚上正打算拉唐昊去竞技场时接到了唐昊的电话,唐昊开门见山说得十分直白。

“孙翔我喜欢你,要不要选择和我在一起?”

“我靠…唐昊你脑子坏掉了吗?!”

孙翔十分震惊,而唐昊完全不在意自顾自地往下说,“我觉得比起跟你队友解释直接和你告白更容易些。”

“什么什么,你说清楚怎么回事?”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操,你倒是先说明情况。”

“我就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相比孙翔那边的急眼唐昊淡定多了

“三秒考虑,三…二…一”

“要要要。”










评论(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