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24h] 双十一的买一送一

#江波涛11.11生贺 16:00



1

自奔三以来,江波涛的日子就不太好过。

“两只黄鹂鸣翠柳,你还没有女朋友,雌雄双兔傍地走,你还没有女朋友…”江波涛听到他老妈设置的铃声眉头一拧果断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就给拨了回来,趁他老妈还没开口江波涛立刻调整了情绪抢在他妈前说了话

“姐,这次过分了啊。”

“过分吗?只是简简单单把你的简历投去婚介所了,再说,你到现在都不找个对象谈着我能有什么办法。”对方说得理所当然。

“亲娘哎,我才二十五,再说我这情况不大好找。”江波涛翻动手机一条条删着婚介所给他发的垃圾信息。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语气严厉,能想象出“超凶”的模样,江波涛正摸着下巴揣摩怎么安慰就听那头气势汹汹来了一句。

“不许叫妈,要叫姐。”

2

江波涛进的是电竞职业圈,妹子本来就是稀缺资源,朝夕相处的也都是纯爷们,怎么想都没法找个妹子谈恋爱。其实准确的说其实是江波涛没这个心思所以脑里形成“没法谈”这个概念。

迷恋江波涛的小粉丝那也是非常多的,女粉的颜值在线想成为他女朋友的不在少数,可江波涛并不觉得那些女生在可发展的范围内,江波涛自认为要求不算高,只要是游戏里能和自己搭档,有共同爱好,颜值再高点就可以了。

听上去符合者广泛实际上在别人眼里就差指名道姓周泽楷了。

 论单身历程,周泽楷跟他算是难兄难弟,活了多大就单身了多少年,江波涛想的是周泽楷还没找对象呢我着什么急?大概周泽楷也是基于这个想法于是他们在轮回俱乐部里从十八九岁单身到了二十来岁。

当然,战队里除了方明华其他人情况也是一样所以他们之前完全没有找个对象的意识,直到江妈妈在江波涛二十那年首次跟他提及了对象的事。

那个时候江波涛还懵懵懂懂翘着一撮头毛坐在床上,他没什么起床气,只是意识不清醒,张口会带着点呆滞的软糯。


“喂…哦,姐,什么事啊?”

“你二十了,我允许你谈个黄昏恋了。”

“…什么?”江波涛靠在身后的枕头上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

“我说,你可以考虑对象的事了。”

“单身节你怎么说这事?”

那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我愚蠢的皮皮啊,今天也是你生日,你即将奔三了。”

“哦…”江波涛耸拉着眼皮无精打采,“您接着说,我听着呢。”然后江波涛调小了通话音量脑袋一歪一头栽回到了自己床上。

才六点,训练都不带这么早的。

3

二十岁算是个大生日,轮回全体都给他庆生,江波涛一边挖着大口的蛋糕一边调侃他们太过积极。

“我又老了一岁你们还这么激动,你们是何居心?”

“居的是大大的良心!”杜明忙抢答,真诚的表情都把旁边的周泽楷逗乐了。

“哦,对了对了,江副你有没有心仪的对象啊?”杜明似乎想到什么连忙追问,“你母上大人刚刚打电话来,还叫我们留意着点。”

这问题真是一个措手不及,江波涛隐约觉得他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我有没有你们不知道?”

“知道知道。”杜明突然咧嘴一笑,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江波涛和周泽楷两人身上扫,“网上不是都说江哥一颗心在队长那吗?”

江波涛微微一愣,下意识转头看周泽楷发现对方臊得耳朵都红了就下意识反驳道,“小明,你这话说得就…”

“江是为了战队。”周泽楷抬起了头,脸上的红潮还没退掉,睫毛微微颤着眼睛里有一点点星子,语气坚定像是在努力解释又像是欲盖弥彰。

真是个很可爱的人啊,江波涛感觉刚刚的一口奶油要甜腻到心里去了。

“好了好了,一群单身狗在单身节说什么对象?”方明华挑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而之前一直在角落里默默吃喝的孙翔听到这话不乐意了。

“什么单身狗,是单身贵族好吧。”

4

派对上就喝了几小杯果酒,也不知道是酒量不好还是包间闷,出来后晕乎乎的,其他人都找着理由散去了,只留了他和周泽楷,刚准备一起打车回去周泽楷便扯住了他。

“先去走走。”

“好啊。”江波涛笑着点点头然后走过去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仔仔细细系在周泽楷脖子上,“天冷了,你看你脸都冻红了。”

“啊?…哦。”

周泽楷搓了搓手后捂在脸颊上。

“过会就好了。”

单身节在这几年内越来越没有单身节的气氛,街上的商店都在搞促销有的还是买一送一,哪里有单身的人要买两份东西?大多是情侣们喜滋滋地逛街购物大肆闪瞎一帮单身狗。

“好像除了清明其他节日都能被情侣过成情人节。”江波涛把手插进口袋,“单身狗在单身节依然感觉不到一丝温暖,不仅没有甚至还感受到了嘲讽的恶意。”

“嗯。”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认同什么呀?”江波涛笑起来,“你要有心思早就脱单了,就孙翔说的那什么,单身贵族。”

“你不也是?”周泽楷说得小声江波涛没有听见,在江波涛追问前周泽楷又补充问道,“你有吗?”

你有脱单的心思吗?

江波涛被周泽楷突如其来的话问得一愣,想到早上他老妈让他找对象的事就产生了抵触情绪。

“没有。”语气有点僵硬,于是江波涛又打着哈哈补充解释道,“轮回要拿更多的冠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周泽楷听后把缠在脖子上的围巾往下扯了扯似乎在掩饰不知道怎么接话的尴尬。

“对象无所谓的,我有小周就可以了。”江波涛过去牵起周泽楷的手放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里捂着,“手真冰。”

“嗯,对的。”周泽楷接了话。

“嗯?”

周泽楷的手往他口袋深处塞了塞,“革命尚未成功。”

5

二十岁的单身节仅仅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几年,江妈妈的问候接踵而至。

第一年是“儿子按你的情商一定要找个肤白貌美的姑娘。”

第二年是“儿子有姑娘看上你了吗?”

到后面有种自暴自弃感,”“儿子你要求不要太高,是个人就可以了…”

江波涛很无奈,他曾经还给江父打过电话让他做自己老妈的思想工作。

“现在年轻人都好晚才结婚的。”

“你别多心,你妈只是八卦而已。”

“爸,你就不能管管她吗?”江波涛深深怀疑自己是被捡来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被我宠成这样的。”

江波涛受到了暴击并有一瞬间产生了也要找对象然后离家出走的想法。

不得不说江波涛之前也有过好好找个对象,但他总是不自觉得把她们拿去和周泽楷作比较,“没有小周技术好”“比小周难懂”“颜值也比小周欠缺一点点。”

总结了那么多他只越来越觉得周泽楷好得不得了,对象什么的都是浮云。

这些年的生日似乎留在最后陪伴他的也都是周泽楷。想到这些的江波涛嘴角上扬,有种说不出的情绪涨满了胸口,软软和和的,甜甜蜜蜜。

 

去年生日上周泽楷送了礼物之外还送了江波涛玫瑰花,在红艳艳花朵的掩映下周泽楷好看得让人怦然心动。

包装精美的花朵里还夹张写着“生日快乐”的卡片,可鲜花不好养没过多久就凋落飘零了,有点可惜。

明天又是生日了,江波涛想到去年的玫瑰就鬼使神差地走进了轮回附近的一家花店。

给自己再买束花回去,养养眼也好。

 

花店的主人是个可爱的小姐姐,她很热情给江波涛介绍了不少品种的鲜花。

“玫瑰就可以了。”

“送女朋友的?”小姐姐从桶中挑选了几支花瓣上带露水的玫瑰。

“不是呀。”

“那就是男朋友。”

江波涛被一噎,只能朝卖花的小姐姐笑笑,“是放家里的。”

“可这个漂亮是漂亮,放不长…”小姐姐拿着剪刀剪着多余的枝节,“你不用装了,我其实都知道,你是想表白又不敢说是吧。”

“额…”

“这种事不可以怂的,怂了就错过了。”小姐姐一副深谙其道,“去年有个小帅哥就是这样,也不知道他告白成功了没,说实在的我个人觉得他要是真告白那百分之百哪能不成功的呀?那么好看,任谁都心动。”

江波涛本来想打断说情况并不一样,但这个小帅哥的故事好像挺有意思。

“他怎么就怂了?”

小姐姐去拿了张彩纸铺上,听江波涛的问话悠悠叹了口气。

“去年在这订了束玫瑰,我问他卡片上要写些什么,他就说写‘喜欢你,但打包带走的时候他又要求换了卡片。”小姐姐说得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知道换成了什么吗?”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问,“不会是‘生日快乐吧。”

“还真是这个!”小姐姐越说越激动,“你就说说看即便人是这个时候过生日在玫瑰花束里放‘生日快乐‘还是很奇怪吧。”

江波涛点点头,心里乱作一团又好像打开了某处心结,胸腔里似乎揣着一个小人正一下一下踢着他的心脏,不用问了,那个人肯定是周泽楷了。

原来周泽楷是喜欢着他的啊。

因为周泽楷是喜欢他,所以才会在生日会后单独陪着他还牵着手走过灯火通明的大街小巷,因为周泽楷是喜欢他,所以才会留着一个问题等他那么多年。

那这个问题他该给什么样的答案呢?

江波涛向卖花的小姐姐要了张卡片微笑说道

“写上‘喜欢你‘吧,不改了。”

 

6

今年的生日会依旧很热闹,也依旧是周泽楷陪到了最后。

江波涛轻车熟路地披上外套,“先出去走走?”

“嗯,好。”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不会拒绝的。

双十一的路上店家都开着五光十色的灯拉着“双十一促销”“买一送一”的条幅。

江波涛像往常那样把周泽楷的手放在自己大衣的口袋里捂着,“买一送一这个活动其实还不错。”

周泽楷的指节轻轻挠着江波涛的手掌,嘴里漏出一声气音,“嗯?”

“有些店买一样再送一样还是挺合算的。”

周泽楷歪了下头迷茫地看了看江波涛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些什么。

“我去了那家花店。”江波涛指指轮回附近的那家。“买一送一的。”

“有吗?”

“有的。”

江波涛神秘地朝周泽楷眨了眨眼睛,“等我一下。”他跑进了花店,周泽楷在外面搓着手面,眼睛亮晶晶地看往江波涛的方向。

不一会儿江波涛出来了,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只有玫瑰店家好像并没有再送其他东西。

“不是买一送一的吗?”

“是啊。”江波涛笑的眉眼弯弯,他把大束玫瑰塞进周泽楷怀里。

“这是你去年买花所得到的。”趁周泽楷抱着花束低头看里面的卡片发愣江波涛把周泽楷整个人拥住,恋人的耳朵已经红的发烫,他还是不依不饶。

“再赠送个男朋友你要不要?”

 

 

 


评论(23)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