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昊翔】他们至今都不知道当初是怎么互相看对眼的






“翔哥,你怎么和唐昊互相看对眼的?”杜明点了点网上炸开了的评论,用带着八卦意味的眼神看着孙翔。

消息是唐昊公开的,写了句“在一起了,觊觎他的自行退散”艾特了孙翔。孙翔则是转发并附带一个戴墨镜咧嘴笑的黄豆小人。

“虽说这个消息内部早知道,可现在看来还是好劲爆啊。”杜明从转椅上跳下来蹦哒到孙翔旁边用手肘捣了捣他。

“你这个人!”饼子还塞在嘴里的孙翔被杜明这一折腾给噎住了,嫌弃杜明八卦之余自己也琢磨起“怎么看对眼的”这件事起来。

“唐昊他优点还挺多的…”咕嘟嘟灌了水后孙翔仔细扒拉起来。

“比如…他很直。”见杜明一脸不可置信孙翔咋了下舌,“直爽的直!”

“哦,还有呢?”

孙翔思来想去也没再找出什么褒义词来形容唐昊,最后随口爆了句。

“就是…比较投缘。”



如果放在以前,孙翔跟杜明说他和唐昊比较投缘,杜明肯定会说他瞎扯淡。

因为非要提孙翔对唐昊的初印象的话,那就是糟糕,极其糟糕。

第一次真正意义碰面时,唐昊的出场带着一股子“王霸之气”,毕竟是一个后来敢叫嚣出“以下克上”的人,孙翔看着这个好像自带bgm的人没来由得心生不爽。

“装逼个什么劲?”孙翔捋了把头发,狭长的眼尾不由自主地往上挑了挑。通常,一个觉得自己很牛逼遇到了一个表现得自己很牛逼的人是很容易起敌意的,比如孙翔,又比如唐昊。

一般孙翔的不爽来得快去的也快,可不巧的是这次的主儿是唐昊,这人明显意识到孙翔的不爽了还毅然往对面的位置坐下,孙翔眉头一跳,腾得站起来可又不知道表达什么,总不能骂骂咧咧说“你都知道我不爽了你还坐我对面,你几个意思?”,太不讲道理。

“那人谁?也七期的?”

旁边的人摘下耳机看了眼孙翔。

“嗯,百花的唐昊。”

妈的,就是他?孙翔想到联盟给建的那个“七期友好交流群”,拽上天那位,曾经跟他怼到昏天黑地,本来已经忘了差不多的又全都涌上心头,新仇加旧恨,双剑合璧,合二为一。

后来唐昊说孙翔那会子就净他妈瞎想,七期安排的见面给的是个圆桌,他特地挑了个远的还被孙翔给盯住了。

“谁不想离看着不爽的远点?又不是抖M。”


事实证明唐昊和孙翔就是奇葩,互相不爽距离反而越来越近,刘小别曾经吐槽说他们俩就像是磁铁的两同极,本来应该相互排斥可最后还黏糊在一起,可以说是真爱了。

其实一开始孙翔不停的得到有关唐昊的消息他自己也是很无奈的,唐昊的实力有目共睹一跃成为荣耀的明日之星,想屏蔽他都很难。

“嘁,再牛逼也牛逼不过翔哥我。”孙翔瞥了眼电视屏幕里的唐昊,哼哼两声摆弄着遥控器换台,调到了狗血剧皱了两下眉又给调了回去。

再次有交集就是在全明星上,孙翔处于一种膨胀状态中,像只盛气凌人的小狮子锋芒毕露,而唐昊的气势分然不输于他。

唐昊与林敬言一战孙翔是看在眼里的,他表现得很冷静但心里早已波澜迭起,他觉得这个人跟他一样,眼里心里都有对胜利的迫切渴望,孙翔想,可能他们会是敌对关系,但也许没有人会比这个人更能了解自己了。

最后同样是挑战,唐昊赢了,孙翔输了。

散场后孙翔实在没有想到唐昊会来找他,明明心情跌到谷底还扬着骄傲的一张脸摆着一副不屑的表情。

“比赛很精彩。”唐昊随意把外套搁在椅背上。

“特地来嘲笑的就滚。”

“我嘲笑你用得着拐着弯来吗?”

孙翔被噎了下只能继续犟嘴,“安慰的话也不必了。”

“我安慰你?”对方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凭你那张欠揍的脸?”

“那你是来干嘛的?”孙翔明显被激怒了。

“唠嗑不行吗,比赛是很精彩你也确实技不如人。”唐昊说完后看了眼额上暴起青筋的孙翔,悠哉开口“不过下次,输赢确实还指不定是谁。”


荣耀这东西就是有太多未知性,冠军也是难得,就因为这样胜利才显得那么可贵也才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愿意为之坚持为之疯狂。

唐昊那天被孙翔揪着领子去网吧用小号pk,打累了就瘫在椅子上按铃点了饮料。

“技术不赖。”唐昊半合着眼皮子。

“不然你以为呢?”孙翔大大咧咧枕着脑袋往后仰。

“以为你就瞎摆谱,整天眼高于顶。”

“靠,你以为你好到哪去?一张臭脸以为人人欠你百八十万。”

“别人是不欠…”唐昊掰开冰镇饮料的盖子给孙翔递过去,“就你欠我瓶饮料钱。”

之前孙翔被唐昊一激直接提溜着人过来,后来后知后觉才记起给俱乐部那边打电话说晚点回去,摸摸口袋还一个子儿都没有,简直丢人到家。

“哎,唐昊,我觉得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唐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之前没朋友怎么的?还用‘可以交个朋友‘这个说法。“

孙翔听闻心中的不爽又噌噌冒上来。

妈的,就对这个人产生不了好感。

现在孙翔想来还是觉得唐昊像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到底是怎么接受他并且发展成情侣关系的真是迷之又迷。

网络上说有一种爱情就是你哪哪都不好,可没事我瞎,孙翔看后深以为然。


再后来唐昊接手唐三打成为呼啸的队长,孙翔转会去了轮回,训练和比赛的安排紧张使两人减少了许多见面交流机会。

“我觉得S市和N市还算挺近的,唐昊你怎么不过来玩?”

有了动车孙翔就真以为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不长不短但一个来回也是一天的四分之一了。

唐昊把手机搁桌上模模糊糊应了句,“这阵子忙。”

“行吧。”孙翔举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圈,“过几天轮回去你们那打比赛,比完了你带我去好玩的地方转转呗。”

“N市好玩的?”唐昊煞有介事地想了想就说成,带你吃好喝好玩好。

据孙翔回忆,当时唐昊带他去了大学城附近的一家网吧,出来是一片小吃摊,吃好喝好玩好诚不欺我。

两人在一起后唐昊解释这事说N市这景点基本要爬山,怕这位小少爷爬一半要人背难伺候,孙翔不服气嘲笑他真是凭自己本事单的身。

“早知道是你要跟我处一辈子,我当时肯定带你去。”

“撩汉吗?”

唐昊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当然不,把你累的半死不活那后来肯定没我什么事了。”


虽说唐昊就很敷衍地带人去逛吃逛吃,但孙翔完全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撸着串吃得满嘴流油。

“没看出来,你还挺好养活的。”唐昊从兜里摸出一包面纸胡乱地揩孙翔油腻腻的嘴。

孙翔也没琢磨出唐昊的话是褒是贬,顺口接了话,“其实我觉得我还挺挑的。”

“我这人吧,看不上的人请我就是去高档餐厅都觉得难吃,还是当人面直接说,一点情面都不留。”孙翔还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性子挺恶劣的吧。”

唐昊看着孙翔挑了挑眉,“那还真是巧了,我也是。”

孙翔没料到唐昊会这样回答就愣愣地看了他一会紧接着便勾着嘴角笑起来。

“傻毙了。”唐昊往他后脑处兜了一巴掌又揉了两下,“跟我继续浪去。”

都说酒足饭饱想睡觉,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两人就回到唐昊的宿舍躺尸了。

“你床挺大的。”孙翔就四仰八叉地横在床上旁边还空有一大块地儿。

“那是,在这睡一晚不算亏吧。”唐昊往空地一倒差点把孙翔弹出去。

“亏,亏死了。”孙翔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别人同床共枕的都是大胸美女,你看看我。”

“屁话真多,爱睡睡,不睡滚。”唐昊抡起枕头往孙翔脸上砸,孙翔一闪躲肩膀那挨了下紧接着他又拾起枕头向唐昊砸去,神采奕奕在那叫嚣,“来来来,大战三百回合。”

幼稚,唐昊接住枕头看在他床上蹦哒的孙翔,其实孙翔不说他也还真没意识到除父母外孙翔是第一个和他同床共枕的人,不是大胸美女是个金发帅哥,也不能算是吃多少亏吧。

很多年后孙翔一脸嘚瑟地问唐昊是不是第一次跟他睡的时候就见色起意了,

“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这么以为的?”

孙翔一副理所当然,“你啊。”


天地良心,那个时候唐昊还只确定他们就是那种比一般朋友好那么一点点的朋友关系,连别人调侃说“你和孙翔感情挺好啊”都要反驳半天。

“脑子瓦特了跟他感情好?”

唐昊个人觉得孙翔就一横冲直撞蛮不讲理的小狮子,只有偶尔、非常小的机会能可爱点,不过有可能就是这么偶尔的一小点可爱让唐昊不自觉的屏蔽了他所有的缺点。

要问唐昊是怎么发现自己是喜欢孙翔的他很难回答出,可如果问孙翔他是怎么发现唐昊喜欢他的那回答就相当精彩了。

“就那次我去N市他陪了我一整天,晚上还睡了同一张床。”

“妈的,那时老子还没弯。”

“哦,那是他有一次来S市,专程来看我的。

“嘁”唐昊冷哼一声,“也不看看是谁电话骚扰说心情郁闷到家让我过去排忧解难。”

“配合一下你会死啊!”孙翔气的跳脚。

那次唐昊去S市让孙翔觉得唐昊喜欢他那是说着玩的,认清自己对唐昊有了感情上的变化才是真的。

起因是一次轮回的失利,孙翔确实在那场比赛中表现欠佳,可也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他,可惜群众们有时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一个宣泄口,孙翔这次明显是被针对了。

要是在之前看到这些言论孙翔早就冲上去和他们正面杠了,现在也不是怂,就是顾虑的比以前多了只能暗自发脾气。本来孙翔以为就摔摔键盘心里就能畅快的,结果唐昊一通电话打来才听到对方一声“喂”,孙翔心里的不甘委屈就一下子涌上来,说出的话也变了调。

“我难受,你陪陪我跟我说会话。”

没想到听筒那边好不容易挤出个“哦”就没了下文,再靠着耳朵听手机里只剩了忙音。

孙翔气恼着又给拨过去,接通后刚要骂唐昊没良心却被唐昊一句话堵了回去。

“才买了车票,一会过去陪你。”


唐昊过去的时候孙翔正玩开心消消乐玩得不亦乐乎,唐昊觉得自己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想特地过来陪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你OK了?OK我就走了。”

“别啊”孙翔扯住唐昊的袖子,“来都来了。”

好在是周末,不然莫名其妙被一个原本心情不好的人带出去吹了一晚上黄浦江的风体力再好也得请上好几天假调休。

“偶像剧里男主心情不好都这样的,沿着江边走,叼着一支烟,45度角望望天。”

唐昊听孙翔这么一番论述简直有把他扔下水喂鱼的冲动,“你身上有哪点像偶像剧男主了?”

孙翔仔细思考了下回答他,“颜值吧。”

“傻逼。”唐昊好笑的爆了句粗口。

“喂,我认真问你,你觉得我任性吗?”孙翔挠了挠头发,键盘侠攻击他用的最多的就是这个词,说他自负,没有团队意识。

“任不任性你自己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哦…”出乎意料孙翔没火急火燎地皱眉反驳,他把脑袋垂了下去,“有的。”

唐昊拿服软的孙翔最没辙了,他抬手揉了揉孙翔的一头金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

唐昊把头扭过去

“你以后可以对我任性点。”

感觉有点煽情唐昊又补充道,“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唐昊可能并没有其他特殊的意思但在孙翔的耳朵里就很不一样了。
“你以后可以对我任性点。”

孙翔的小心脏受到了暴击,一时间耳膜都能被心脏的打鼓声给震破了,在夜空下他突然产生想要去亲吻旁边这个人的想法。

“这个人…还挺好的。”

等回去后孙翔才崩溃的意识到自己直了那么多年,今个弯了。

“妈的,混蛋!”孙翔的反应跟常人不太一样,他意识到时产生的情绪是紧张加生气,“撩完就跑算什么好汉?”

唐昊在回去的动车上结结实实打了十几个喷嚏,“孙翔个智障,秋天跑江边去吹风。”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就是给他发短信手抖到“唐昊”打成了“糖糕”,发现打错了急忙删掉后又能突然觉得糖糕挺适合的,因为甜甜的。

要是孙翔对队友说唐昊给他的感觉是甜的那大概能承包他们一年的笑点,所以孙翔就憋着满心的欢喜,偷偷的但又明目张胆。

孙翔想过表白,直接点大胆点说不定唐昊被他这气势吓懵了一个脑抽就能应了,可转念又想,如果唐昊用更强的气势拒绝了那不就很尴尬了?

尴尬事小,重点是他再见唐昊有可能就不会像原来那样了,原来是哪样?就是可以心安理得接受唐昊的好,做暧昧的事都不用考虑太多。

很难得孙翔在喜欢唐昊这件事上表现得耐心,他想等水到渠成或者发现唐昊也喜欢他时就出手。

等了很长时间,等到了一漂亮女人先跟唐昊表了白。

是杜明八卦出来的,说是在呼啸战队官博上搜看到的,绝对可靠。

孙翔正叼着吸管喝饮料,听到后吸管都掉了,他愣了一会才吐出几个字,“谁啊,眼瞎。”

“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恨了。”

“屁,谁爱喜欢那个脾气臭的喜欢去,关我什么事?”孙翔用力翻了个白眼。

嘴上说着没事手上已经飞快得打字问唐昊事情的可信度了。

“有人跟你表白了?”

等了一会唐昊回了消息,“你怎么也八卦这事?”

“不能你一个人脱单啊,你脱单那我多无聊?”
“哦。”

“哦是几个意思啊?你脱我也脱。”

“怎么,有看中的人了啊?”

“有,必须有。”

孙翔回完后就后悔了,要是唐昊追着继续问“谁啊”他很可能答不出口,紧张兮兮的等了很久才看唐昊回了消息。

“哦。”

漫不经心,一点没有好奇的样子,孙翔感到有点难过,不仅难过还觉得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自己很傻逼。


很久之后孙翔回忆这段事时他告诉唐昊如果唐昊再慢一点他有可能就要放弃了。没有人会为一件肯定会输的事下赌注。

唐昊倒觉得孙翔完全是多想,那个时候他听见孙翔说有喜欢的人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害怕听到孙翔要说的名字,又没有立场说“不许”,到最后只能哦的表示朕知道了。

“以前没见你这么畏畏缩缩。”

孙翔听他这么说嘟囔了下,“不这样怕被拒绝了伤心。”

“可我听说傻子不会伤心。”

“谁说的,人心都是肉长的。”过了一会孙翔想到什么狠踹了唐昊一脚。

“你他丫的说谁傻子呢?”


至于唐昊什么时候怎么表的白那完全就是个乌龙。

唐昊的妈妈在儿童节那天给他发了短信,上书,宝贝儿子,儿童节快乐,妈妈爱你。

“毛病。”唐昊皱眉,把手机搁在了一边。

不一会儿他就遭到了他老妈的夺命连环call。

“儿砸,你竟然不回我消息,我好伤心💔。”

“儿大不中留…”

“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累计到了几十条时唐昊忍无可忍,回了一条,“行了行了,我也爱你,么么哒。”

发送成功才发现发送错了给孙翔,偏偏撤销也没有办法,刚想给孙翔打了电话澄清谁知孙翔就先一步打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对方声音有点颤抖让唐昊慌了神,可现在他脑子还是一片空白,我能知道什么?

“你说爱我是真的吗?”

刚想脱口而出一句“不是,只是发错了”却被孙翔突然变欢快的声线堵回去了,“那太好了,我们在一起吧。”

就这一句唐昊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紧接着就是豁然开朗的舒坦,根本就拒绝不了啊,因为怀着的明明就是相同的爱意。

真幸运啊,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


现在两人公开了关系可非要仔细说他们怎么看上对方的他们还是说不出来,扒拉对方缺点倒是能倒豆子倒一堆。

“哎,唐昊,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不清楚。”唐昊回答得很实诚。“有可能只是扒着你指望你能还我那瓶饮料钱吧。”

“我去…突然就想还完分了。”

“算了吧,我还不缺钱。”唐昊悠哉地躺在他那张特别大的床上眯眼看着孙翔

“这辈子就先赊着吧。”


评论(11)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