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江周] 小骗子和小傻子


关键词 单纯好骗的他

@江周深夜六十分



周泽楷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实际上以前他是不排斥的,只是他话少老是被同龄的熊孩子嘲笑于是他就不喜欢了。

不喜欢,非常的不喜欢,周泽楷这么想着并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那个坚持不懈找着话题和他说话的小朋友。

他说他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江波涛,比自己小一岁,才搬来这个小区的。

江波涛明显没有意识到周泽楷的不友好,依然呱唧呱唧地同他讲着他的奇闻轶事,周泽楷依旧只是听不答话,他甚至连“闭嘴”都不想说。

“你怎么都不说话啊?”江波涛眨着眼睛问他,肉嘟嘟的脸让人想捏一把。

既然他诚心诚意地发问了,周泽楷眼珠子一转,捉住了江波涛的小手在他的手掌上画了几笔。

“你不能说话?”

周泽楷点点头,瞬间对面的小孩松开了他的手。果然吧,小孩子都不会对异类有好感。
江波涛撒腿就跑,又只剩了周泽楷一个坐在秋千上荡啊荡。

可那个叫江波涛的孩子很快又回来了,他手里抱着一只大大的企鹅。

他蹭到了周泽楷的身边,还把怀里的企鹅塞给了他,“这是我最喜欢的玩具,看到它会很开心,不说话就看着它也会很开心。”

江波涛说话还有些漏风,稚气又可爱。

周泽楷抱着企鹅踢踢脚边的石子心里想,“我是小哑巴,他是小傻子。”

“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小傻子又开始问问题了,他好像也没有期待周泽楷回答他,就一个人坐着自言自语。

“我妈妈说我是从船上捡的。”

真好骗,这都信,周泽楷盯着他撇了撇嘴。

“你肯定不是。”江波涛拉了拉他的手,“你这么好看一定是小天使变的!”

你妈妈到底给你灌输了什么思想?小一岁果然还是有代沟的。周泽楷在秋千上晃了两下没有理会一个人说得起劲的江波涛。

“明天你还在这里吗?我还能找到你吗?”江波涛朝周泽楷眨巴眨巴眼睛。

摇头的话这小孩肯定还要问“为什么呀”“那你住哪里”“我怎么去找你”这类蠢话,周泽楷皱了下小小的眉头,那样会很麻烦于是周泽楷点了点头。

不过明天肯定不要来了。

周泽楷家里的阳台可以看见小区里的秋千,小小的周泽楷第二天趴在阳台上看到江波涛兴冲冲地去了。

“再等一分钟他就走了。”

江波涛拿着两根棉花糖,有一根应该是给他的。

“等棉花糖化了就走了。”

江波涛手里的棉花糖化了,他只是去旁边的水龙头的地方冲了冲手,然后又乖乖地坐了回去。

“真是小傻子。”

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还是去找江波涛了,意识到做了件蠢事时那个小孩正冲着他咧嘴招手。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我都不知道我肯定会来。

“我给你带了礼物呦!”江波涛把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小小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捧着蒲公英,“可有意思了,蓬蓬的。”

棉花糖也是蓬蓬的,只是等久了全化了,那小孩没抱怨等了多久也没说化了的棉花糖,他只是笑着向他招手还告诉他“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

周泽楷犹豫了下还是接过蒲公英,江波涛鼓着腮帮子吹口气,一朵朵小伞就高高地飞走了。

是挺有意思的。

“你笑了?”

没有。

“真好看!你应该多笑笑的。”

是吗。

不过是个小傻子,周泽楷走到江波涛身边停顿了下,牵起他的手在他粘糊糊的手心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我叫周泽楷。

周泽楷的世界很小,一个小小的家,小小的秋千,小小的自己,现在闯进了一个小小的小傻子。

周泽楷喜欢去捏江波涛肉嘟嘟的脸,第一次上手就觉得手感超级好。

他没有说出小哑巴是假的,因为和江波涛处得时间越长就越觉得他单纯得可爱,这样就越说不出口了。

“你的嗓子有好起来的机会吗?”

每次江波涛这么问他他都只能摇头,不是治不好而是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江波涛知道了是什么反应。

周泽楷比江波涛长一岁,念小学也比他念得早,在小小的江波涛意识中念小学就说明没有幼儿园里的自由了,于是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哇哇大哭。

周泽楷被他这个反应下了一跳只能手忙脚乱地给他抹眼泪,可江波涛泪珠子跟断了线似的哗哗往下掉。

“我要…跟你一起…去。”小孩一边用手背抹着眼泪一边抽抽噎噎。

“我是不是…再也…见不着你了?”

“没有我…你被别人欺负…怎么办呀?”

这个小傻子不知道又是被谁骗了,哭成了只包子。

不会的,周泽楷仔仔细细给他写了这么几个字,最后一笔还没写完脸颊就被软软湿湿的东西触了一下。

“我喜欢你呀!”江波涛丢下这么句后就脸红着跑了。

真是个小傻子,周泽楷摸了摸脸愣愣地望着小孩跑走的方向。

“你被骗啦!”一群小孩子围着江波涛笑。

“他不是小哑巴,只是不想跟你说话而已!”

“不是的。”

江波涛的回答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什么不是?他今天上课还说了几句呢。”

周泽楷回来时就看见这一幕,他拨开人群把江波涛拽了出来,只是拽着他的手低头一直往前走,他不敢看江波涛的眼睛。

江波涛一定很失望很难过,这个小包子肯定又要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江波涛小声地说了句话。

他说,“真好。”

“嗯?”

“你能说话了,真好。”

回应他的是江波涛大大的笑脸。

“不讨厌?”

“不讨厌,我之前不是都说喜欢你了吗?说了喜欢就要一直直喜欢下去,不然就是不负责任。”江波涛义正言辞。

然而在周泽楷上二年级时江波涛却搬走了。

“我很快就回来的!”坐在车上的江波涛把脸贴在车玻璃上超大声地喊着。

嗯,那你快点回来啊。

就这样周泽楷在小小的秋千上等了一年、两年,很多年,江波涛没有来,江波涛失约了很长时间,长的可以让周泽楷够吃好多棉花糖,够吹好多蒲公英。

“他是小骗子,我才是小傻子。”

周泽楷抱着小企鹅闷闷地踢着脚边的石子。

时间的漫长让周泽楷温和起来,他不再排斥说话,他有了很多朋友,不过他依旧腼腆,依旧喜欢在孤单的时候和企鹅说话,喜欢去秋千附近找些蒲公英。

在初中升高中时周泽楷放弃了考试,他进了荣耀职业圈,因为喜欢,喜欢是一件奇妙的事,似乎是要印证江波涛说的,说了喜欢就要喜欢下去。

周泽楷进了轮回战队,参加了很多比赛,遇到了更多的人。

有时候周泽楷看着那些拥挤人群会不由自主地想,这里人那么多,那为什么江波涛不在里面呢?

江波涛肯定不在,因为江波涛是小骗子,说了回来没有回来,说了喜欢没有一直喜欢下去。想到这里周泽楷会脚步停顿一下,然后戴上墨镜大步离开。

“贺武有个叫江波涛的挺难对付的。”

下一场轮回对贺武,方明华在和队员作着简单的分析。

“江波涛?”

“你们认识?”

周泽楷摇摇头,谁知道是不是那个江波涛,毕竟重名的那么多,可说不期待是假的,如果真的是那见面说些什么啊?你好又见面了,还是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又或者…周泽楷抓了抓头发,江波涛根本就记不得他了呢?都那么多年了。

这么麻烦的啊,还是期待不要是他好了。

那场比赛轮回赢了可周泽楷的脸色却一点都不好。

虽然江波涛是长高了很多,但眉眼还是能看出小时候的样子,就是他没错了。

可江波涛见到他时竟然只客套地说了“请多指教。”

周泽楷闷闷地想,小骗子果然很不可靠。

“这是什么啊?”回到休息处的队员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企鹅玩具,“上面还有字条呢,给周泽楷的。”

“嗯?”周泽楷走过去拿起了小企鹅捏了捏它的翅膀,这玩具和家里那只一样,有录音的功能,果然,企鹅肚子里传来了声音。

“我可以负责任得继续喜欢你吗?”

呼吸猛然一窒,周泽楷的鼻翼微微翕动了两下。

“不可以…当然不可以。”

你可以走进我的世界,你也可以出去,可像这样走来走去算是怎么回事嘛?

万万没想到江波涛还找上门来了。

江波涛还带了两朵棉花糖,他的眼睛还是亮亮的,婴儿肥没有了,有了少年的样子。

语气有些软,像棉花糖那样软。

“我可以继续喜欢你吗?”

“不可以。”周泽楷回答的斩钉截铁。

江波涛不作声了,之前明明那么能说会道的。

周泽楷心软了。

“不可以的…”周泽楷又小声重复了一遍,慢慢地,微小的呼吸擦过江波涛的耳尖。

“不可以…半途而废的。”



评论(21)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