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中分后空翻

能一起萌cp真是太好了

【生贺/双花】有张佳乐的生日挺糟心,但没有张佳乐的生日一定不完美



#孙哲平生日快乐


孙家好像历来都没有过生日这个习惯,偶尔想起来这个家里谁谁谁生日要临近了也就嘴上说备个礼,那天到了还真是没人记得起来。

孙哲平在十岁那年从同龄的小朋友那了解到生日那天是可以要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这点让孙哲平对生日不由产生了点期待,可他仔细想想自己又没有什么过分迫切想要得到的,这种期待的热度就瞬间退却了。

真正让孙哲平觉得过生日还不错是由于他误接了张佳乐的一个电话,2月24日,那头张爸张妈对着听筒欢呼雀跃“大宝贝儿子,生日快乐!”,好在张佳乐及时从洗漱间冲出来接了话头,孙哲平就坐在床边看张佳乐两条小腿一晃一晃在那眉飞色舞地回着话。

“挺好的挺好的!……嗯,是合租的房子。”

“不是和妹子合租!!你个当妈的怎么能把你儿子想的那么龌龊呢?”

“咳咳,也没有被占便宜,唉,我说你这个思想有点问题啊!”

“工作啊……已经有好多俱乐部打电话过来了,签合同迟早的事儿,到时候就飞黄腾达了!”张佳乐说这话时下意识把脚边的空泡面盒朝床底踢了题,又朝孙哲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知道知道,先工作稳了回头就给您带个媳妇成呗?”

也不知道张佳乐讲了多久,孙哲平只记得自己又打了个盹,睁眼一看就是张佳乐那张放大了的脸,对他笑得有些瘆人。

“乐爷今个十八,有什么想要祝福的?”张佳乐朝孙哲平双手一摊。

“十八……成年啊?”孙哲平有些迷糊,“我从哪给你整大胸妹子去?”

“靠,感情你十八就惦记着大胸妹?出息呢?”

“我还没到十八,怎么知道十八能惦记什么?”孙哲平用胳臂支起身子又伸手去拨弄整理乱七八糟的头发。

拿着孙哲平身份证看了半天的张佳乐颇受打击。

“孙哲平,你欺骗了我的感情。”张佳乐倒在床上哭嚎“叫乐哥叫乐哥叫乐哥!”

后来美其名曰“安慰张佳乐受伤的小心灵”他们上街去搓了一顿,中途孙哲平去外头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压着笑意对张佳乐把银行卡往桌上一拍,“吃完后给你挑件像样的衣服。”

“我生日也不用这么大手笔的!我们现在都是待就业青年,囊中羞涩我懂的。”张佳乐头也不抬地吸溜着面汤。

“签合同这种大事你就打算穿这身去?”

张佳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靠!哪家?”

“百花,你一直盼着的。”

生日当天一定会有好事发生,这是张佳乐给孙哲平灌输的思想,孙哲平一时间也很难反驳他,也就暂且信着了。


孙哲平满十八时碰在百花夏休,整个俱乐部空荡荡的,基本就剩他和张佳乐还有管理卫生的大妈。

那天张佳乐十分聒噪,在本就不大的双人间里抓耳挠腮上窜下跳。

“大孙,今天什么日子?感觉挺重要的。”

“星期日吧……”孙哲平翘着腿看电竞杂志。

“夏休的话周日周一没什么区别好吗?我给这日子上画了一红圈肯定特别重要!”

重要你还特么给忘了,孙哲平吐槽。

“别是你妈给你安排相亲的日子。”

“相亲个屁,你十八你急着相亲……”紧接着张佳乐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袋

“哦哦哦,今天你才十八!是你生日!”

“今天几号?”孙哲平放下腿稍稍正经了些。

“八月十七。”

“哦,还真是。”

“别这么冷漠嘛,你知道十八成年了意味着什么吧?”张佳乐一阵不怀好意的“嘿嘿嘿”让孙哲平毛骨悚然。

接着孙哲平就看张佳乐特别暧昧地凑他跟前,

“我下面给你吃啊。”

孙哲平一惊,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过会你别嫌弃啊。”

“我不好这口。”孙哲平往后退了退,神情尴尬。

“这有什么?”张佳乐佯装奇怪,“咸了就再加点汤,淡了就放点盐。”

“张佳乐你敢不敢把成年和下面给我吃这两句隔上三分钟跟我说?”孙哲平瞪着张佳乐把杂志扣在了他的头上,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恐吓的意味。

“说,成心的还是故意的?”


张佳乐到底还是亲自下厨煮面去了。

孙哲平就在旁边抱臂看着,像监督头头,张佳乐被他盯得发怵,抓面下水的手都抖抖着。

“大孙你看着做什么啊?”

“看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这是水面和方便面不同,不是直接开水泡的。”

张佳乐低头看了看已经下水的面脸一红,“我知道!你站在这儿我心猿意马。”

“心猿意马?”孙哲平靠过去帮他捞锅里的面眉头皱了皱,“你语文老师有教过你这词吗?”

好在最后出锅的成品还算不错,细长的面条像云丝拢在瓷碗里,汤汁呈透亮的蜜色,面上还切了一小撮葱花。

“我还打了个蛋进去呢。”张佳乐拾起筷子拨开一点面,里面还真卧了个蛋。

“没碎,挺完整,可以叫‘完蛋’。”

孙哲平挺无语地看看张佳乐又看了看那碗面,“你跟我有仇呢是吧?”

嘴上说得嫌弃可还是小心翼翼地戳破流黄蛋,就着面汤喝了口。

抬头就对上了张佳乐那双充满希冀的眼睛,靠的很近,眸子亮亮的瞳孔里有自己的影子,睫毛比旁人要稠密还要长些。

“好不好吃?”

孙哲平觉得有一瞬鬼迷心窍,不自觉的心跳加快只好大口吞咽着面来掩饰心虚。

“大孙啊,我问你个问题。”张佳乐在桌边支着脑袋。

“我这用挂面做的长寿面还能不能长寿啊?”

孙哲平一愣,一口面就噎在了嗓子里。

“有你在反正是不能的。”


都说入秋了,可天气还闷热得跟什么似的,依旧处于不开空调就对不起生命的状态。

刚一碗热面下肚的孙哲平把空调温度打了低些,张佳乐则躺尸状瘫在床上。

孙哲平过去抬起小腿踹了踹张佳乐的腰侧,“刚吃过就躺着小心肉堆在小腹上。”

张佳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大大咧咧把上衣撩起来露出平坦紧实的小腹“孙大爷多心了,小爷我体质异于常人,吃肉不长膘。”接着张佳乐一翻侧躺着面朝着孙哲平,“今天孙大爷还想干嘛?”

“就在空调房里待着,到饭点订个外卖。”孙哲平眼皮都没抬一下,“哦,最好是你出去领。”

“你真是一点人生追求都没了。”

“跟你混一起能奢求什么啊?求死得晚点?”孙哲平好笑地看着张佳乐去调侃他。

“屁,跟乐爷混一起当然是要立志拿个冠军回来。”

窗帘没有拉好,一丝光从缝隙处漏下来投在地板上,亮晶晶的金色看的晃眼。

“嗯,一定是冠军。”

孙哲平伸出一只拳头,很快就被另一只轻轻碰了下。

“那必须的。”

年轻的心脏狠命地跳动了两下,一腔心头热血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带着一股子莫名的悸动泛上来。


临近傍晚的时候,张佳乐遂了孙哲平的愿去取了外卖。

拿回来时孙哲平才发现张佳乐订的是一款奶油蛋糕,他看见张佳乐兴冲冲地捧着系着蝴蝶结的盒子手忙脚乱的拆开。

“没有长寿面和蛋糕的生日是不完美的。”张佳乐这么解释。

盒子打开,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只蓝胖子造型的蛋糕。

“这是什么玩意儿?”

“机器猫,对它许愿可灵了!”

张佳乐小心翼翼插上蜡烛,催促着孙哲平许愿。

“你要慎重点,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只有我俩的生日!”

孙哲平笑笑,“那之后呢?”

“之后你就出名啦!会有很多很多人为你庆祝,有可能还有好多贺文,还有成千上万的粉丝给你送礼物。”

“那你呢?那个时候你在哪?”

关了灯的房间只剩烛火在轻轻摇曳,印在张佳乐的眸子中明明灭灭。

“作为搭档,当然是在你身边!要这样十年,二十年,到干不动荣耀为止。”

“毕竟没有张佳乐的生日,一点都不完美。”

孙哲平听张佳乐这样有些自恋地说。

当时不以为意,后来退役时孙哲平突然想到张佳乐还有这么一句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触动,他不得不承认,没有张佳乐的生日确实一点都不完美。


孙哲平后几年在百花的几场生日确实如张佳乐说的那样办的隆重而盛大。

其实孙哲平并不喜欢那样的热闹,每次从派对上下来他都会很无力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望着天花板。

有时会想张佳乐还像好久没去厨房了,不知道下次去手生了厨房是不是就危在旦夕了,有时候会想生日蛋糕那么甜腻张佳乐是怎么一个人全部承包的。

思来想去,最后就全是张佳乐那张放大的笑脸了。

孙哲平也挺意外的,以往对长大一点的概念就是可以泡大胸美女了,现在在张佳乐的影响下过着过着竟然对美女都有了免疫。

当你正值青春年华时,对大胸妹子不再惦记甚至没有性幻想时。

“那代表你不是弯了,就在正在弯的路上。”

脑内凭空出现这么一句,孙哲平在心里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那个特别像张佳乐的声音在脑内给他灌输奇怪的思想。


张佳乐在他生日派对上吃尽兴后才会从人群中悄悄退出,关爱下寿星。其实谁都知道,虽说是过生日可主办的目的却在于给百花造声势和榨一榨商业价值,动机相当的不纯。

“我知道你不喜欢,不喜欢乱糟糟的人群,也不喜欢太甜腻的食物。”

张佳乐语重心长,又往盘子里的蛋糕上叉了一筷子糊了一嘴的奶油。

“嗯,所以你想说什么?”孙哲平去给他倒了杯水,伸手探探杯口温度,感觉刚好才递过去。

“他们是喜欢你。”张佳乐喝了口水又凑过去按着孙哲平的眉毛抚了抚平,“所以开心点,好不啦?”

“我知道。”

“那……生日快乐。”张佳乐抓起一把蛋糕朝孙哲平脸上抹过去,后者也没躲就由着被糊了一脸。

“张佳乐。”

“靠,你不会是想打我吧?生日当天不宜见血光!”张佳乐警觉性地往后躲了躲。

可孙哲平并没有出手只是微微低了下头。

“谢谢。”

趁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孙哲平就迅速地奔洗手间去了。

“妈的。”张佳乐哀嚎一声倒在床上滚来滚去,“这种男人可爱起来简直不要命!”早知道就压着逼他再说一遍了。


曾经有个访谈邀请过孙哲平和张佳乐。

其中有个问题就是关于搭档生日时自己给过怎样的祝福。

张佳乐记忆犹新,“祝生日快乐算不算?”

孙哲平当时觉得很糟心,有一巴掌把他呼镜头上的打算。

主持人倒是面带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继续问,“那对方的生日对你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张佳乐回答的很快,“感谢孙哲平他爸妈,生了这么好一儿子……”

导演看着这段给后期使了个眼色,“整段垮掉,明白?”

后期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表示播出去也许就会卷进一场莫名的舆论风波里。

最后节目效果出来还是挺理想的,孙哲平虽然有吐槽张佳乐的不靠谱使生日变得挺糟心,可主持人最后还神来一笔把不和谐统统掩盖掉了。

“这是两个人的故事,缺了谁都是不完美的。”
该节目的收视率相当的高,弹幕一片百花的应援色,都是刷“繁花血景一万年!”的。


退役后的张佳乐想起这茬事又架着孙哲平找出那份视频录像。

看的时候张佳乐窝在孙哲平怀里嘴里叼着薯片,指了指屏幕上那片粉红得意的笑。

“我觉得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

孙哲平不置可否,张佳乐就继续念叨,“反正那个时候我早就喜欢你啦,你也不给个准信,让我在弯或不弯的边境徘徊。”

“怪我了?那你那个时候怎么除了‘生日快乐’什么都没说?”

张佳乐把薯片往旁边一丢,双臂攀上孙哲平的肩,学着狐狸一样把眼睛眯得狭长。

“我特么人都在你这里了,你还要什么祝福?”










评论(2)

热度(59)